最近常常有一种奇怪的冲动。

比如一头撞在墙上,若是不小心死了,只得自认时运不济,若能够再醒过来,便多半能够再世为人。

比如走在路上,忽然一根杆子砸下来,砸得我如梦方醒。

比如和比自己强的人打一架,连踢带打,哪怕最后输了被暴打一顿,大抵会轻松很多。

 

我没有勇气改变自身,却一直期待外在的改变。能够逼迫我站起来,不得不面对现在不想面对的一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随波逐流,磨耗着其实并不快乐的每一天。领着薪水,吃吃喝喝,然后怨天尤人地唉声叹气。

但是若要我说,要做些什么想要做些什么,恐怕我也说不出。只是觉得人不应当如此。

 

人应当是坚强而坚定的,即使最后不能成功,即使天赋不足,即使被环境所限,都不应当软弱地逃避,不应当为他人所左右,不应当对任何人任何事有所避讳。

诚恳温和地待人,公正冷静地处世,认真勇敢地对自己对他人负责。

先学会做人,再学会做事。从来如此。

 

但是话虽然如此如此正义凛然。

每天无比痛苦地起床,精神卒郁的上班,食不知味的吃饭,耗磨上班的时间。然后到下班的时间快速收拾东西离开。回到家洗洗澡吃完饭就直奔电脑。

一天天仍旧如此轮回,我等待着某日忍无可忍,终于撞向每天清晨必走的地铁地下破旧的墙上,然后重生。

不过至少不是白白等待,我决定周末去报个日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