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要重视形式分析,即文章是怎么写的,为什么这么写,而不那么写——这是很重要的。但是分析多了,就觉得无趣了。既然是人写的,思维方式也是能由人概括出来的。如果上课老是讨论玄而又玄的形式,那么课堂一定是无趣的。所以,博与杂还是一个语文老师所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一个懂古典音乐和不懂古典音乐的人,上《小溪巴赫》的效果是不一样的;一个看过托克维尔的书,或者是林达的书的人,和不了解美国历史及民主精神的人上《告别权利的瞬间》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
——瞧,这不就是在谈人文性的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