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這句話是真好。可是在我說來,卻總是一股子藉口的味道。

我整日所為,差不多皆是無益之事,甚或是擱下了正事,胡亂閒逛閒聊閒畫,全不管有多少俗事等著去做。

最大的問題,便是時間管理和自我控制。

今日倒是又找了一句頗足排遣的托辭來。

便是藉口,卻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