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人的欲望有两种,一种利己不害人,一种损人又害己。
也许,欲望是活下去的动力。它让人有目标,有惊喜,有收获。
可是损人害己的那种,叫我阴影重重。
我们总是把很多事情当作理所应当,把很多问题解释为与生俱来。常此以往,欲望越来越庞大,生活越来越没有方向。
很多宗教教人学会无欲无求,学会心中自有世界。但宗教本身,是不是人的一种欲望?
我从来没有完全认识过自己。我难以解释,为何有时放纵,有时又对自己刻薄。
在二十岁之前,我认为早死可以超生,可以证明自己是个天才。
二十岁之后,我开始挖掘自己为人处世的天赋和韧性。
但是关于回归和超脱的意识在现实中不断地折磨着我,考验着我,审问着我。在内心深处,我太自傲,在生活里,我平庸地接受所有事物。两种角色都想占据我,我无法支配。
放宽心态大概是最理想的路径,但放宽了一切我又拿什么去追求世俗享乐。
我注定不是陈升,也注定不是梵高,难道也注定不是我自己?
那些干净的诗句,是怎么从我脑中诞生,我无从知晓。那些带刺的欲望又该如何和美好的愿望结合,这一点,没有人可以替我回答。
时间是不是一剂良药,这不是问题。
问题应该是,煎熬是不是一辈子最理想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