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年1月22日从德国传来捷报,单曲<We've Got It Goin' On>登榜首周就登上第4名,同时『后街男孩』也拿到了生涯首张金唱片。由于Jive唱片发现像『接招』合唱团和『男孩特区』的忠实歌迷大多来自欧陆,因此立刻对『后街男孩』下达指令:「现在开始,我们要离乡背井,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到哪里表演。」2月,『后街男孩』的欧陆巡回演唱从德国起跑,同一时间,北美的加拿大地区『后街男孩』效应也开始加温。

5月14日『后街男孩』的首张同名专辑『后街男孩』在德国发行,专辑一发行就打败『接招』合唱团的精选集登上德国榜冠军宝座,同时轻松创下金唱片的成绩。之后,『后街男孩』成员更是一刻不得闲的跑遍了欧洲、亚洲甚至远赴澳洲宣传。至此,BSB的专辑单单在德国就有超过100万张的销售量,而全欧洲的销售量更突破了200万张。

10月14日『后街男孩』首度踏上宝岛台湾,但是有趣的是当时全台湾的媒体焦点都摆在第一次来台举行演唱会的麦可杰克逊身上(又一次的巧合),而双方还是同一天抵达台湾。对台湾而言,『后街男孩』可以说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团体,然而他们潜在的魅力与实力又再一次的获得了证明,10月15日举行访台记者会,虽然参与的媒体如预期般地寥寥无几,但是当天晚上在硬石餐厅所举行小型歌友会,现场却塞满了来自台湾各地的歌迷『后街男孩』的一举一动都让台的下歌迷为之疯狂,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后街男孩』离开台湾之后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之内,专辑销售量马上突破白金唱片的成绩,随后并蝉连台湾IFPI销售排行榜11周的冠军,打破港台所有天王级艺人如张学友等人的纪录拿下了六白金的傲人纪录,台湾也成为亚洲地区最捧『后街男孩』的地区。 

10月27日首度赴日本宣传,在戒备森严的成田机场,居然聚集了50人以上的热情歌迷等着迎接『后街男孩』,从7月份开始马不停蹄的宣传,终于到了日本才有机会稍稍松一口气,话虽如此,但是『后街男孩』在日本为了宣传也跑遍了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大都会。在宣传中『后街男孩』在增上寺也入境随俗地上香抽签,签里面警告团员要小心「桃色纠纷」,而在浅草的花屋夫游乐场里,『后街男孩』也透过刺激的游乐器材稍事放松。11月3日『后街男孩』也特地为日本歌迷举办了一场秘密演唱会,甚至还到原宿的Oriental Bazaar采购日本土产

接下来的11月里『后街男孩』又在英国举办了为期14天的大型巡回演唱会,『后街男孩』的成员也在心里发誓,下次有机会再到英国开演唱会,一定要开一场像在德国体育场开唱那样大规模的演唱会。11月21日,『后街男孩』的首张同名专辑和单曲「Get Down」同时在日本发行。
image

虽然反攻美国有了好的开始,然而『后街男孩』却没敢忘记他们发迹的地方。8月22日『后街男孩』展开了欧洲的户外巡回演唱会。从汉诺瓦开始到9月8日的维也纳为止,平均每场可容纳3万人进场的演唱会,门票销售一空。8月下旬,『后街男孩』的专辑「大家好!后街男孩回来了」在台湾发行当天即拿下了白金唱片的成绩,累积目前为止也达到了五白金(台湾可以说是『后街男孩』在亚洲地区成绩最好的地区)。8月30日在美国发行的同名专辑首次登上告示牌排行榜就拿下第29名。

9月21日,『后街男孩』准备以久的美国巡回演唱会正式从佛罗里达州展开,HHowie还特地要了20张入场券招待亲友们来看演唱会。虽然首度的全美巡回演唱会规模比起欧洲来小了许多,演唱时间大概也只有欧洲的一半左右,然而,能在自己的家乡开演唱会却让『后街男孩』欣喜若狂。他们在接受访问的时候也频频针对自己这种从国外红回家里的走红方式开玩笑:「家乡的老朋友们看到我们都问说:『这3~4年来都看不到你们的影子,到底在忙些什么啊?』我们照时回答说:『环游世界然后卖掉1,500万张专辑啊。』结果他们都说:『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10月12日『后街男孩』为了参加户外的演出而来到西班牙的马德里,在演出的前两天就有超过500人的歌迷在现场聚集,在现场终夜守候『后街男孩』。演出当天,聚集的歌迷暴增到15,000人,连西班牙政府也出面呼吁主办单位注意会场的安全性。活动现场的主办单位以及马德里市政府虽然事前准备了万全保全以及医疗设施,然而演出会场却发生了多起歌迷兴奋过度导致昏迷的事故,迫使活动中途停摆。在当晚的记者会中,『后街男孩』的Kevin难过的表示:「歌迷的安全才是我们最关心的。」『后街男孩』的首张专辑不仅在西班牙排行榜上勇夺冠军,在销售量方面也超过40万!

11月12日『后街男孩』在欧洲的MTV大奖(MTV Europe Music Video Award)中,得到了由观众票选的Select Peoples Choice award。 

11月27日,『后街男孩』参加了全美的盛事—纽约梅西百货主办的拍卖大游行,同时参加了现场演出,这场演出也透过电视转播传到美国的每个角落。 

11月30日『后街男孩』参加了在伦敦举行的Smash Hits Poll Winners Party 1997,并且突破纪录地赢得了「全宇宙最佳乐团」(Best Band In The Universe)、「最佳专辑-大家好!后街男孩回来了」(Best Album for『Backstreets Back』)、「最佳专辑封面设计」(Best Album Cover for『Backstreets Back』)、「最佳音乐录像带」(Best Video for『Everybody (Backstreets Back)』)、Nick也获得了「最佳男性发型」(Nick Carter / Best Male Haircut Award)等五项大奖。 
image

12月26日以哈理法克斯为首站,巡回加拿大10个城市的演唱会再度启程,忙碌的『后街男孩』连除夕和元旦都在蒙特娄渡过,这次的巡回演唱一直持续到1月7日,中间还发生过遇上大风雪,连军队都出动帮忙的状况,结束了演唱会之后,『后街男孩』回到了温暖的洛杉矶。

98年1月4日,『后街男孩』在加拿大演唱会的行程中抽空参加了蒙特娄Much Music的特别节目Intimate & Interview90分钟的演出。节目内容包含了55分钟音乐以及亲临现场的歌迷,还有透过电子邮件和电话联络的歌迷与『后街男孩』所进行的互动。当天会场外聚集了超过3,000名不得其门而入的歌迷,其中有些人为了见BSB一面,居然在大风雪中等待16个钟头以上

1月上旬在美国更发生了一件催化『后街男孩』称霸歌坛的事件,美国当地的电台弄到了在欧洲发行的『后街男孩』第2张专辑「大家好!后街男孩回来了」并且对『Everybody (Backstreets Back)』这支单曲大感兴趣,并且大力播放,在电台DJ的主导下,唱片公司临时决定将这首单曲当成『后街男孩』的第3波主打单曲,而这支单曲在美国发行后的销售量也拥有超过200万张的销售量。 
从1月4日的北卡罗来纳开始到2月1日的达拉斯为止,『后街男孩』展开他们第2次的美国巡回演唱,这一次的规模大概是每场进场人数控制在3,000人左右的中型演唱会。

2月14日,『后街男孩』飞往智利在Vinsa Del Mar的嘉年华会中表演,在这次行程里『后街男孩』再度创下嘉年华会举办39年来的新纪录,14.000张入场券在最短的时间内销售一空。当『后街男孩』抵达圣地亚哥机场时,大厅内早已聚集了超过2,000名的歌迷等着迎接『后街男孩』,另外更有500人左右的歌迷突破机场的封锁朝着『后街男孩』搭乘的飞机发动包围,这真是令人震撼的拉丁热情啊!而『后街男孩』在嘉年华会中短短50分钟的表演,创下了系列活动中最高的电视收视纪录。为了回报智利歌迷的热情,『后街男孩』也特地发表了最新单曲「As Long As You Love Me」当成送给歌迷的情人节礼物。至于『后街男孩』在智利下榻的饭店外,更有超过3,000名的歌迷终日留连,第一次看到这种盛况的当地警察甚至对『后街男孩』提出警告:「除了演唱之外,请不要踏出房门一步!」然而AJ、Howie和Kevin仍然不顾警告偷偷跑到当地的迪斯科舞厅去玩,回到饭店时结果当然可想而知,Howie说:「当时歌迷蜂涌而上东掐一下西摸一把,感觉整个人都快被拆散了。」然而逃过一劫的Nick却在一旁发飙评论说:「我们会珍惜每一次和歌迷交流的机会,用我们的热诚来回报歌迷的热情支持。」隔天2月15日,『后街男孩』继续飞往阿根廷,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歌迷的盛大欢迎自然不在话下,更夸张的是当『后街男孩』分别搭乘2台小巴士离开机场的时候,突然在巴士后面出现了数不清的女歌迷开车跟随他们,这些女歌迷不顾生命危险为了亲眼见到『后街男孩』甚至从车速超过80公里的车窗中拉长了身子拍打『后街男孩』的座车。虽然在阿根廷的演出圆满结束,然而歌迷的安危却让BSB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image

2月23日,在加拿大举办相当于美国葛莱美奖的「朱诺奖」(The Juno Awards)当中,『后街男孩』的两张专辑一起入围了最佳专辑奖而同时获得提名的还包括了水叮当、辣妹以及Our Lady Peace等。

3月15日,『后街男孩』由纽约出发飞往奥兰多,为当地的龙卷风受灾户举办慈善募款义演,这次义演总共吸引了9,000人到场同时募集了25万美元的捐款。针对这次义演AJ表示:「这一切都要感谢歌迷以及当地广播电台的大力帮忙。」这一次的义演除了单纯的『后街男孩』歌舞表演以外,还穿插进行了抽奖一即和『后街男孩』相关的义卖活动,在义卖活动中,有两个女歌迷为了争取和Howie共进午餐的机会,互不相让还差点当场演出全武行,最后还是Howie亲自出面打圆场,答应和两个歌迷分别各来一场午餐的约会才告圆满解决,而这个插曲也让大会多了5,000美元的慈善捐款。在结束慈善义演之后为了赶往欧洲举办演唱会,『后街男孩』直接从奥兰多搭机飞往都柏林。

4月5日,Jive唱片公司正式对外发布消息:在接下来的5、6月份,为了新专辑的制作、录音以及让『后街男孩』好好休息一阵子,『后街男孩』将暂停一切的公开行程;另外Brian在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也决定趁这一阵子接受心脏外科手术。 

4月24日,『后街男孩』在美国的专辑销售量突破400万张。 

5月11日,Brian举办公开记者会向歌迷及媒体报告心脏手术成功的好消息。同时Brian也呼吁歌迷,希望歌迷把用来买卡片、鲜花以及慰问礼物的钱节省下来,捐赠给用他名字Brian Littrell成立的St. Josephs's Hospital Foundation 这个慈善基金会。同时他也向全世界的歌迷公开这个捐款帐号: 
Brian Littrell Endowment 
St. Josephs's Hospital Foundation 
PO Box 8490 
Lexiton, KY 8490 USA 

首次美国巡回演唱会 

6月2日,『后街男孩』在美国发行他们的演唱会实况录像带『All Access』。首批的出货量高达20万卷,6月9日登上告示牌音乐录像带冠军宝座同时蝉连了3个礼拜的冠军。录像带里收录了一段『Everybody (Backstreet's Back)』音乐录像带的拍摄过程,在这段节目理由AJ担任主持人,访问了『后街男孩』其它成员以及负责拍摄的幕后工作人员,针对音乐录像带的拍摄Howie表示:「这支音乐录像带的创意是我们几个一起想出来的,我们想把它弄成90年版的「悚栗」(Thriller)」Brian表示:「虽然我们一起想了很久,但是原始创意要算是Kevin的功劳。」Nick则表示「我们在欧洲的时候就有这个构想了,欧洲有很多古城堡,我们常常想说哪一天可一拍一点跟古堡有关的东西。」image

7月8日,完全从心脏手术中康复的Brian归队,让『后街男孩』歌迷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而『后街男孩』首次大规模的美国夏日巡回演唱会也从Chaolatte开始启程,在演唱会展开前,『后街男孩』在6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从前,我们在欧洲巡回的时候,只能透过录像带和家人、朋友们分享巡回时的盛况,现在在美国好不容易我们踏出了成功的脚步,终于可以在乡亲父老的面前展现过去4、5年我们共同努力的成果了。」这一场巡回演唱的规模比一月的那场大了4、5倍之多。平均每场至少可以容纳8~9,000人,而较大的场地更可以容纳12,.000~19,000人入场。从演唱会规模的膨胀更可以看出『后街男孩』人气上升的指数。 

8月7日,德国的电视和杂志突然传出『后街男孩』要解散的谣言,这个谣言让全世界的『后街男孩』迷陷入疯狂的绝境。其实这已经是第2次大规模的谣传『后街男孩』要解散了。为了避免敏感的歌迷担心,巡回演唱到拉斯维加斯的『后街男孩』立刻招开紧急记者会进行澄清:「关于『后街男孩』要解散绝对是个谣言,在此我们也要公开那些一路走来,支持『后街男孩』始终如一的歌迷朋友。同时我们也在此向那些不负责任的媒体工作人员提出最严正的抗议,由于你们对于谣言不经查证就胡乱散播,平白无故地让『后街男孩』的歌迷担心不已。」8月30日,和『后街男孩』关系密切的制作人Denniz Pop不幸去世,9月4日,庄严隆重的丧礼在斯德哥尔摩举行。Denniz可以说是后街男孩的贵人,没有他的打造,就没有这么多的辉煌。

9月10日,在洛杉矶举行的MTV音乐录像带大赏中,『后街男孩』以『Everybody (Backstreets Back)』得到「最佳团体音乐录像带奖」,AJ在领奖的时候还开玩笑:「这实在太意外了,感觉上这个奖应该是颁给『Everybody (Backstreets Back)』这支音乐录像带的才对。」受到得奖的影响,单曲在全美的电台再次掀起一波点播热潮。同一时间『后街男孩』专辑销售量突破600万张,9月8日,『后街男孩』也在好莱坞设宴庆功。 

10月4日,Kevin和Howie受名设计师凡赛斯的邀请到米兰参加服装秀,而Kevin还特地走上伸展台充当时装模特儿。10月12日『后街男孩』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发行他们不插电演唱会『A Night Out With The Backstreet Boys』的实况录像带,由于全球限量发行100万卷,因此在世界各国都造成抢购、搜藏的热潮。 

10月14日『后街男孩』的专辑在告示牌专辑榜上连续上榜59周,而且仍然高居第11名同时销售量也突破700万张。 

11月7日『A Night Out With The Backstreet Boys』的实况录像带正式在美国上市同时登上告示牌录像带榜的冠军,而『All Access』则同时位居季军。 12月,美国唱片协会公证『后街男孩』的专辑销售量突破800万张,并且和席琳迪翁的专辑『Lets Talk About Love』并列98年度「最佳非电影配乐销售专辑」(Best Selling Non Soundtrack Album)。 
image

12月31日『后街男孩』回到故乡奥兰多体育场举办年终演唱会,在家人和乡亲的祝福声中为1998年画下完美的句点。 

注:后街男孩奥兰多返乡演唱会有VCD和DVD出售,是具有纪念意义的收藏品。

1月5日,新年新气象,『后街男孩』获得葛莱美奖提名为最佳新进艺人。 

1月11日,美国唱片大赏提名『后街男孩』角逐最受欢迎艺人以及最佳成人抒情歌手两项大奖。 

5月18日,『后街男孩』最新跨世纪大碟『千禧情』全球同步发行。

99年对于『后街男孩』的歌迷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新专辑「千禧情」的发行。事实上在这张专辑发行的同时,最值得大书特书的是『后街男孩』前两张专辑的总销售量突破了3,000万张的大关;『后街男孩』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后街男孩』单单是在美国就有超过1,000万张的销售量,在去年整个美国市场仅次于铁达尼号原声带以及席琳狄翁位居年度季军,这项优异的成绩也让这张专辑成为史上第64张钻石唱片(销售量超过1,000万张的唱片)。 

『后街男孩』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拥有如此辉煌的成绩,的确羡煞了所有人,然而他们的成功却绝非一朝一夕凭空得来的;或许『后街男孩』的成员们幸运的比其它人多了一些足以在演艺圈成名的特质,然而这仅仅只是导引他们走向成功的一小部分原因,事实上,在迈向成功之前,『后街男孩』的成员所忍受的磨练绝对不是那些一心只想平步青云的人们能够忍受的,或许,『后街男孩』的长相比较突出,或许『后街男孩』发展的际遇比其它人好,然而『后街男孩』的成功所依赖的全都是他们一方面相信自己的能力,一方面默默忍受各种考验之后而获得的成果。

经历了无数的挫折,也走过了无数的欢乐,后街男孩们终于在风风雨雨中肩并着肩走到了他们的第七个年头。在1998年这个多事之秋里,他们战胜了困扰Brian长达22年的心脏疾病,平息了后街解散的谣传,送走了对他们有知遇之恩的制作人Denniz Pop,HOWIE姊姊的去世,与前经纪公司的决裂,带着伤痕和泪水,也带着骄傲和微笑,最终在世纪之交的1999年,继续以一个团体的姿态站在了世人的面前,并且吹响了向新专辑进发的号角,同时也吹响了后街男孩全胜时代彻底来临的号角。

1999年,对于后街来说,是无上辉煌的一年,后街狂潮盛极一时,席卷了世界的所有角落。这五个来自美国奥兰多的大男孩,带着他们依旧纯真而热情的笑脸,频频出现在各大报纸杂志上。知名度日益提升的他们,不断受邀参加各类颁奖典礼,电台访问以及名人盛宴,而巡演更是如火如荼的展开。99年1月5日,元旦刚过去四天,还各自在家中享受家庭的温暖的后街们就收到了他们新年的第一份来自格莱美的礼物:被提名为98年度格莱美最佳新进艺人。辗转欧洲好几年,背井离乡为了荣誉和骄傲而奋斗的后街们,终于得到了美国大陆上最具权威的音乐奖的肯定。这份沉甸甸的提名,无疑证明了他们在自己的家乡也已经获得了属于他们的地位和成功。仅仅相距6天,1月11日,美国唱片大赏又提名后街男孩角逐最受欢迎艺人以及最佳成人抒情歌手两项大奖。与此同时,后街与他们原来的经纪公司The Firm进行了续约,在原来经纪公司的陪伴下,继续着他们的征程。image

1999年2月,后街的同名专辑美国发行版本经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IAA)认证,获得钻石唱片的荣誉(销售量在一千万张以上)。这就是说,这张在欧洲早已红极一时的唱片,终于在后街的家乡美国也获得了歌迷们的承认。而后街也发布声明,即将在5月18日推出他们的下一张专辑:千禧情(Millenium)。这张秉着千年之交的意义命名的专辑,丝毫无愧于它这个具有恢宏气势的名字,成为了后街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专辑,同时也打破了唱片界的无数记录,可以说是后街的成熟之作,同时也是骄傲之作,树立了后街时代的里程碑,也是贯穿了整个1999年,对于后街们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可以说,整个1999年,是分成两个部分的:前半部分,是千禧情的制作阶段,而后半部分,则是千禧情的收获阶段。伴随着千禧情的准备,打造,宣传,巡演,以及后来由于这张专辑而所收获的荣誉和认可,后街男孩们经历了整整一年的精彩和欢笑。从这个意义上而言,20世纪末的这个千禧,对于后街来说,无疑是具有比常人更多更深刻的含义的。

五个团员上上下下皆参与了这张专辑的词曲创作与制作编曲,证明了历经了7年的磨练,后街男孩如今已蜕变成一个成熟而自信的团体。这张专辑的另一个意义,也包含了后街男孩在这跨世纪的时刻,表达了他们对於家人、幕後工作伙伴以及全球歌迷的感恩之情。

接下来,后街们开始为了千禧情的专辑奔忙。1999年3月,Brian回到了家乡,亲自挑选了45个当地合唱团的少年,为下一张专辑做背景和声工作。1999年4月,新单曲“I Want It That Way”首次在电台发行,并迅速被165个电台点播,首战告捷。与此同时,后街们也会偶尔放下手头的录音工作,去履行他们作为公众人物,同时也是作为“健康偶像”的义务:他们拍摄了一支牛奶广告,用意是要引导时下的年轻人保持强健的体魄。 
image

1999年5月18日,千禧情专辑正式发行。不出意料的,这张专辑一经推出,便获得了近乎疯狂的拥护和承认:首周销量一再飙升,最后卖出了110万张的惊人成绩,打破了美国到那时候为止的历史首周销量记录。而这样的疯狂态势并没有在第一个星期之后便宣告终止,仅三周的时间就卖出了200万张,一个月之后,其销量成绩依然牢固的排在Billboard的榜首,遥遥领先于其它的专辑销量成绩。

而后街们更是趁热打铁,于6月份开始了他们的大型巡演,而巡演的首站定在了比利时。 

如果说,千禧情的近乎疯狂的专辑销量就已经让人大跌眼镜的话,那么后街紧随其后的巡演火爆度则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1999年8月14日,从世界各地传来的消息,后街即将在世界各地的39个城市中所举办的演唱会门票在一天之内便宣告售罄。至此,千禧情的成功,同时也是后街的成功,达到了他们的顶峰。

然而,在无限成功的背后,后街们依然必须面对现实的残酷和丑陋。1999年9月,在后街高高兴兴的在电台播出他们的最新单曲“Larger Than Life”的同时,超级男孩加入了Jive唱片公司,成为了后街的同门师兄弟。这对于后街来说,是一个非常难以接受的事实。他们认为,作为唱片公司的Jive,居然接收了一支从风格到形式,都跟后街几乎一样的男孩团体,这简直是对自己的一种背叛。为此,在1999年10月,后街毅然宣称,他们要解除自己与Jive所签订的合同和协议。虽然最后他们还是与Jive达成了妥协,但是从此以后,后街与Jive的矛盾便越来越大,最终走向了关系破裂的结局。

抛开与Jive的矛盾不谈,后街在1999年的大部分时间还是风光无限的。1999年11月,组合中最具成熟魅力的Kevin Richardson当选人物杂志最性感明星,而同样在11月份,后街男孩赢得了欧洲MTV大奖的最佳组合奖。欧洲对于后街而言,一直是一块福地,而欧洲的观众,也一直是后街的最忠实支持者。从后街所获得的各大欧洲奖项便可以明显的看出这一点。 

《千禧情》位居美国年度唱片销量季军,成为史上第64张钻石唱片。

1999年12月,AJ以Johnny No-Name的名义出现在观众面前,并且开始筹备他即将在下一年的一月份所举行的演唱会。该演唱会是为了声援VH1所发起的“拯救音乐”活动的。与此同时,后街开始收获他们1999年最后的辉煌。12月份中,他们首先收到了来自Billboard排行榜的礼物:获得了Billboard音乐奖的四项提名,包括有年度最佳艺人奖,年度最佳专辑奖,年度唱片最畅销艺人奖,年度唱片最畅销组合奖。接下来,他们又宣布了他们下一年春天的巡演计划,并授权eBay网为他们在网上拍卖他们演唱会的门票。而在一次拍卖中,他们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的四张演唱会门票被竞拍到4550美元的高价。让人再一次领略到后街们的魅力以及影响力。

综而观之,在世纪之交,也是千年之交的1999年,对于后街来说,是辉煌的一年,也是备受瞩目和肯定的一年。可以说,就是在这一年里,后街男孩从人气到知名度,都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峰。这五个来自奥兰多的平凡男孩们,在付出了无数的辛勤与努力之后,终于获得了属于他们的成功,赢得了他们独有的风景。而在到达了流行音乐的颠峰之后,他们的传奇,还在继续。。

而至此,他们的三张专辑总销量超过3500万张,以他们深情的和声、划一的舞步以及干净帅气的外型发起了全球性的“后街热”。。。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