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イ茶のお作法1(恋爱茶的作法1)

cast:
德丸円(受)- 高橋広樹  
蓮根一真(攻)- 成田剣
常磐水晶(受)- 森川智之   
志村啟吾(攻)- 津久井教生
徳丸和:倉田雅世 
蓮根琴子:浅川悠

自:狂人协会

track 01

德丸:好,就是这样!快上啊~~~!太棒了~~~(我踢)·#¥%——啊!~~~~~
和:啊~~~哥哥!~~~你到底要摔坏多少我的东西才高兴啊~~~
德丸:不是~~~抱歉~~我一看K1,身体就不自觉的跟着动起来了嘛——_
和:为什么特意跑到我房间来看啊,到客厅去看电视啦!~~啊~~~,这个像架还是我和阿广一起去选的……
德丸:啊~~~不要哭啊!~~和,我给你买个新的嘛!!
和:不是这个问题吧!!(我打!)
德丸:呃~~啊~~~
和:真是的~~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哥哥你去学点让自己稳重一点的东西!!!
德丸:咦??

德丸:茶道社?~~~为什么我……
和:莲根学长!
莲根:怎么了?见习??
德丸:(莲根??这个家伙和我一个班却从来都还没说过话哪。话说回来,听说他是茶道社的社长……)
莲根:原来如此!!就是稍微训练德丸的作法就可以了,对吧?
和:是的!
德丸:等一下!为什么我要加入茶道社啊??
和:我也参加了,没什么不好的啊!莲根学长,我哥哥太会乱来了,常常破坏东西,是个无可救药的粗鲁王,所以我想要让他跟莲根学长看齐……
德丸:看齐?和这个家伙……
和:文化祭就快到了,请尽情的使唤他吧!!
莲根:那么,今天就先见习一下吧。

德丸:那个……
音乐……(鄙人很喜欢这个音乐,感觉超活泼。)
高桥:樱城耶也原作,茶的作法~~~(前面那一句我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track 02

倒茶的声音。

德丸:怎么回事啊,这种紧张感。莲根也是,跟平时完全换了个人一样——我确实听说过他是世家名门的小孩,但是在教室里也只见过他发呆的样子——

莲根:请用糕点!

德丸:糕点??糕点!糕点!糕点!!(德丸你饿啦??)
和:哥哥~~~稳重一点啦!!~~
莲根:德丸,你也想吃么?
德丸:我要吃!(我吃)(德丸真可爱啊,感觉象只大狗~~哈哈)
莲根:啊~~(被吓到的某人)

德丸:好吃!~~~

和:哥哥~~~哥哥
莲根:恩哼……第一天就算了…,要不要喝茶?
德丸:(我喝),噗——(我喷……)咳咳~~这是什么啊~~好苦……
和:哥哥!~~~

莲根:原来如此!!我已经完全理解作法和问题出在哪里了。特训吧……
德丸:呃?~~
莲根:因为个人的因素,实在不好意思,但我家人说过文化祭的时候要来的。在那之前,至少得让你出的了场面才行啊
德丸:呃?~~这个家伙该不会实际上是个热血型的人吧

下课铃声——
德丸:(为什么难得的午休时间,我得和这个家伙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啊~~~)
      (啦啦,两个人爱的开始啊)
莲根:首先从基本开始。
特训开始
莲根:不许踩到线!!走出去时,先出左脚!(连这个都规定啊~~)
德丸(我吃!)
莲根:从缘高直接吃!!(虾米意思?我的不懂,是不是不要一口吃掉的意思?)
      要使用裹纸!!
德丸(我喝)
莲根:浓茶不可以一口气喝完!!
德丸:我怎么可能全部都记得住啊~~~~哪,文化祭应该是在招待客人的吧?既然这样,喝茶的方式放在后面,先教我怎么招待客人的方式比较好吧……
莲根:你在讲什么啊?连基本都不会,有能力去接待客人么?
德丸:呜哇,真顽固!
莲根:而且,你主要的目的是学习礼节吧?只要熟练作法,自然而然就能有个样子出来了。
      继续吧。
德丸:什么啊?不是只想在文化祭上有面子而已吗?哪,你家的父母,很严厉吗?
莲根:父母?
德丸:我听说你们是什么名门吧?不是说文化祭的时候要来么?
莲根:不……要来的是我妹妹。

德丸:妹妹?~~啊~~难道是很恐怖的妹妹吗?
莲根:不是这样的啦,只是想在她面前有个好样子吧,也就是这么回事……_
德丸:这个我稍微能理解啦!嘿嘿,做哥哥的嘛~~
莲根:哈~~~~
德丸:好,让我来帮你吧。
莲根:是我帮你才对吧。这是很重要的茶碗,名称呢??
德丸:小,小川~~~~吧~~~
莲根:不可以回答疑问句。

德丸:我本来就不太清楚嘛。再说问那么多要干嘛啊?
莲根:这就象问候语一样而已啊。好东西人家都会想要问问看的啊。

德丸:好东西?这个吗?(我敲)
 
莲根:用你容易理解的话来讲,那个值一百万喔。
德丸:一、一百万
莲根:这边这个大概值二百万吧。
德丸: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在普通的学校里啊?
莲根:是我家捐赠的。

德丸:原来你家这么有钱啊……真不愧是名门……你常用的那个也很贵嘛
莲根:不……那个不是。那是只有对我而言才有价值的便宜东西。
德丸:什么意思?

莲根:那是在我小的时候,死去的爷爷给我的。
德丸:哦~~你超喜欢你那个死去的爷爷吧?

莲根:呃?
德丸:因为刚才你露出了很柔和的表情哪,如果一直都是那种表情就好了……
莲根:你别说笑了……

打铃——

德丸:啊,打铃了。那么放学后再见……呃?啊
莲根:你还好吧?
德丸:不行了,脚麻掉了……
莲根:又来了啊~~每次都这样,你也该习惯了吧!
德丸:咿~~~我平常又没有在正坐,哪有办法啊!

莲根:是哪只脚?要我帮你揉揉么?
德丸:不,不要碰我!!
莲根:被你这样一说,我就更想要碰了——
德丸:你的个性其实很差吧?~~

莲根:啊~~是这只么??
德丸:呃~~~魔鬼!!!(觉得渐渐的看到莲根各种表情,对于自己会有“这样也不错”的想法,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莲根:渐渐有样子出来了哦——
德丸:呃?真的?我的话,花一周的时间做的话……(弄翻)好烫!……打翻了……
莲根:被烫了吗?
德丸:只有膝盖有点受伤,不要紧的……
莲根:让我看一看吧。

德丸:我都说没事了。呃~~~~!!干、干、干什么啊?你摸男人的胸部想干什么啊
莲根:不是!~~没想到你身材蛮好的嘛( 成田桑,你真是超适合说这种BT的话)
德丸:啊?~~~
莲根:这么一来穿和服也许会很衬吧?
德丸:和服?

 

track 03

文化祭终于来了。茶道社举行了茶会,莲根负责主持泡茶,我们这些新加入的社员负责招待客人。

和:是啊,今天全体都要穿和服。哥哥的话,莲根学长说会帮你穿。现在在社团等着你哦。
德丸:啊~~真是 麻烦啊。我进来了哦~~~哇……
莲根:太慢了!!快点把校服脱了
德丸:呃~~噢!我干嘛一直盯着他看啊!!(心动了吧,哈哈)哇——长大以后还是第一次让人穿衣服——
莲根:不要乱动!
德丸:呃?~~啊!!腰带啊。恩?你身上,有一股好香的味道,你搽了什么?
莲根:哦,是和服用香熏过的关系吧。你好象也用了可爱味道的洗发精嘛。花香味?
德丸:可爱味道??是我妹妹擅自选的啦!!!
莲根:恩~~~穿好了哦。


德丸:怎么样,合适不?
莲根:恩。闭上嘴站在一边,还挺象一回事的。
德丸:真多嘴!

莲根:是,是。我们走吧。

德丸:请喝茶。
女生1:你看,那个人很帅吧!
德丸:咦?!!我么?
女生2:真的啊,还好来了啊!那个人是部长吧?
德丸:什么啊!莲根啊!~~~是的也是,那种酷劲泡茶,女孩子都招架不住吧。
和:哥哥!
德丸:恩,和,怎么了?
和:茶好象快没有了,你可以去团部拿过来么?
德丸:OK。    茶,茶……
某男1:到底在哪边啊?

某男2:这边吧,……
德丸:谁在茶室里面?

某男1:哪个是最贵的啊?要卖的话当然要拿最贵的啦……
某男2:应该是社长的最贵吧?

德丸:啊!~~~你们在干什么啊?
某男:糟糕!!快跑!
德丸:这些家伙,把莲根的茶碗……等等!

莲根:恩??怎么了?
德丸:给我站住!!
莲根:喂?

德丸:莲根!
莲根:不要穿在和服跑。
德丸:他们——把你的茶碗偷走啦!!
莲根:啊?!!

德丸:我去拿回来。
莲根:你想一个人去么?他们有三个人啊!!我也一起去。
德丸:不行!!你还要继续泡茶吧,必须尽完主人的责任才行。
莲根:但是……
德丸:在种事我最拿手了,放心的交给我吧。

莲根:德丸……
德丸(我追):你们给我站住!(开打,听起来很勇猛~~应该是旗开得胜了。)

track 04

莲根:德丸?!!
德丸:我回来了。

莲根:你没事吧?打的很严重的样子……
德丸:嘿嘿,没事,没事。看起来比较凄惨而已。话说回来,一对三还是有点棘手的啦,不过你看,我完好无缺的拿回来了。
(松手~~~!!!!)
莲根:啊!~~~

德丸:哇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为什么我总是这样啊……我总是弄坏别人重要的东西,特地跑来学习茶道的说,可是却还是一样……一点进步都没有……我……
莲根:没这回事,这虽然是很重要的东西,终究只是个器皿而已。真正重要的已经保存在我的心中,所以没关系的。比起那些只要外表而没有内在的家伙,你好太多了。你这一身的伤,也是为了替我拿东西回来弄的吧?谢谢你。

德丸:莲根……
莲根:恩,不过,打破茶碗的份还是让你用身体来偿还吧。
德丸:呃?
莲根:你不要退掉茶道社,让我来好好塑造你的内在吧。
德丸:莲……
和:打扰了!学长,你妹妹找你……啊~~~
德丸:槽了~~和……

和:这是什么碎片,哥哥!!你又打破东西了……

德丸:不、不是……等一下……
和:哥哥~~~~-
德丸:不、不要~~~住手啊~~~~~

 

track 05

德丸:从开始被迫加入茶道社大约过了一个月,现在已经变成舒适到赖着不走的地步了。因为无论怎么说,在踏踏米上睡午觉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拉门声——

莲根:德丸……又在睡午觉啊,这么说来,这家伙好象从第五节开始就不见人影了……

德丸~~~(听起来象是耳语~~)要我陪你一起睡吗?

德丸:莲根~~~叫人起床用普通的方式就好了啦!平常人会舔男生的耳朵吗?……
莲根:是吗?有人毫无防备的躺在眼前,对他出手是种礼貌吧?(这是什么理论啊??)

德丸: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歪理啊?
莲根:以前曾经有人因为这样自尊心严重受损,抓狂的不得了,从此我的身体就变成反射动作了……(真强~~有这种人啊!!)

德丸:啊?!!竟然到了反射动作的地步,你这家伙做过无数次这种事么!???

莲根:啊!是那样啊!在我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太对了。
德丸:这个家伙!!我是不知道女生会不会喜欢那种事情,不过男生没有人喜欢被那样对待的吧!

莲根:哼~~~~

德丸:呃??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奸笑是什么意思啊??!!
琴子:哥哥!!(敲门
莲根:怎么了?琴子。
琴子:下个礼拜爷爷七回忌的茶会,母亲要跟你确认一下。
莲根:哎~~~~我,我知道了。七回忌啊……只好拜托那家伙了…… 
琴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么?
莲根:没事。
琴子:恩~~~~奇怪的哥哥。
和:打扰了。

德丸:你迟到了,和。

和:对不起,我来迟了。那个,莲根学长,有个长头发,蛮帅的男生,拜托我来叫你。

莲根:啊,我知道了。我出去一下,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和:是。
德丸:客人?真是希奇啊。

志村:啊,一真弟弟,这边这边~~~
莲根:不要叫我弟弟
志村:啊~~真是的。个性还真是一样不坦率呢!来点笑容嘛,笑容!!这么久才看到启吾,有没有很开心啊??

莲根:这是要拜托你的东西!

志村:啊~~真是冷淡啊。算了,这一点也挺可爱的啦!~~~好久没看到你穿制服的摸样了,很帅……

莲根:事情说完了!!

志村:是,是。那这周的周末,快乐的等着吧。
莲根:我知道了,别摸来摸去的~~~
志村:再见
莲根:快点给我回去啦!!
德丸:啊,那是什么??磨磨蹭蹭的。总觉的,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莲根。感觉还真不一样。那家伙到底是谁啊??有种微妙的亲密感……
回想(德丸:男生不会喜欢被这样对待的吧!!!
莲根:哼~~~)
德丸:呃~~不会吧?~~~哇~~突然联想到超级可怕的事情。
和:哪~~很帅吧?!!
德丸:哈??~~~~那样子,算帅吗?
莲根:(有点被吓到!)德丸!!刚才的看见了吗?

德丸:哎?不、没有啊……

莲根:算了,对了,我有话要对德丸哥哥说,你等下留下来一下吧。
德丸:咦?我!??


德丸:豆碴?那是什么东西
莲根:啊,这个很少人知道吧,是写成“斗茶”。

德丸:决斗吗?没问题,这个就交给我吧。
莲根:你好象严重误会了。简单的说,就是类似品酒改成品茶这样的东西。
德丸:吃出什么食物的猜谜游戏吗?

莲根:猜谜?……差不多啦。这是附近的商工会招集的余兴比赛。因为参加的人数总是很少,所以我被叫去凑人数。你可以陪我去吗?对方是拒绝不了的人。……拜托了。

德丸:该不会是刚才的那个人吧?那是谁啊?你跟他感情好象很好嘛
莲根:我跟启吾只是从以前就人数而已。
德丸:启吾?~~恩~~那算是儿时的玩伴啦。

莲根:不~~~~总之就是无法拒绝的家伙啦。
德丸:什么嘛。你是被抓到什么把柄了吧?
莲根: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德丸:什么嘛!那个,我知道那就是只有儿时玩伴才会懂的事。有种不太爽的感觉……

德丸:美月屋?这里吗?
(和:好象是出了差错,没有把糕点送来,哥哥你去拿吧。这是收据。)
德丸:和这丫头真爱使唤人……对不起……
志村:来了,欢迎光临~~~~
德丸:啊??!!是你!!你是蛋糕师啊?!


志村;恩?~~啊        ~~~你该不会就是德丸小弟吧??~~~~
德丸:!!混帐~~我可不记得有允许你叫我小弟!!!

志村:恩~~我也从来没有突然就被人家叫混帐的——
德丸:呃!!~~~
志村:啊哈哈哈。你这孩子跟一真形容的一模一样呢。

德丸:一真?孩子??
志村:啊!我有收到通知啦,你是特地来拿的吧?真抱歉哪~~~我送你回去。

车上——

志村:哈哈哈哈,德丸小弟,你真可爱啊~~

德丸:混帐,看着前面开车啦!不要乱摸我!!!!
志村:啊哈哈哈哈~~~真有精神啊
德丸:看前面啦,前面!!!

德丸:我要杀了你!!!
志村:那样我会很困扰的,难得来学校,我还想要去见见我可爱的一真呢~~~~
德丸:你这家伙真是罗嗦!!接招吧!!
志村:啊哈哈~~~~

莲根:德丸!启吾!!
志村:喔~~~一真弟弟~~~来,您的东西送回来了。
德丸:放开我!!
莲根:你……!!
志村:哈哈……和听说的一样,是个很有趣的孩子呢。

德丸:不准说我是孩子!!
莲根:你给我滚!!!

志村:啊呀?一真弟弟,你用这种口气不太好吧??
莲根:啊!!算我拜托你了,回去吧。
志村:既然一真开口拜托了,那就没办法了。其实我也是很忙的,那我走了。
德丸:什么东西啊!那个下眼垂!真是个超没礼貌的!!
莲根:这点我也有同感。
德丸:你也真是的,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但也不需要对那种家伙低声下气的吧?

莲根:我也有我的问题啊。
德丸:那是什么问题啊?
莲根:我不能说。
德丸:什么嘛?可以跟那家伙说。就不可以跟我说吗?
莲根:你的话就是不能说。
德丸:这是什么意思啊?快点说啦!!
莲根:我都说了不能说了!

德丸:你这个人真顽固。
莲根:彼此彼此吧。
德丸:既然这样就来决一胜负吧。就用你之前说的“斗茶”来分胜负吧。如果我赢的说,我要你把事情全部说出来。


主持:恩,出题的茶为5个种类的绿茶。各以花、鸟、风、月、客为名,请记住各自的外观、味道等特征。之后会从已改变顺序的出题茶抽出一种来。每个问题请选出认为是正确的花月牌出来。
某女1:好象做游戏一样,真有趣。
某女2:是啊。

德丸:先跟你说哦,赌博我可是很强的!
莲根:到时候野性的直觉不要出错就好了!(眼神交锋啊)
德丸:你说什么?!!
志村:那个~~那跟这个是不同的世界吧~~~~
德丸:罗嗦!我也不会输给你的!!
志村:咦?连我也算在内吗?

主持:那么,比赛正式开始。

德丸:我有自信可以答对3个问题,问题在于第4个……

莲根: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呢?……
德丸:咦?
莲根: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德丸:什么?——(因为莲根好象在隐瞒什么,讲话态度又吞吞吐吐的,而这件事只有启吾知道,这一点也让我很不爽。他们之间的气氛很暧昧,这点也让我莫名的生气……啊咧?啊咧?啊咧?!

啊咧!!……

主持:好的,比赛结束。
德丸:啊~~~最后的一个问题!!!

莲根:真可惜啊。

德丸:都是你最后那个让我动摇的策略害的。

莲根:啊??那是什么啊?

志村:啊,你们在这里啊。
莲根:启吾。
志村:来,这个,你拜托我的东西。
莲根:苯……你干嘛在这个时候……
志村:那个,一真弟弟,即使你多么珍惜的对待,一旦有裂痕的话,总有一天还是会破掉吧。
所以必须在为时已晚之前修补它才行喔。

德丸:这是什么啊?
志村:而人心可是无法象这样,说修好就修好的哦。

德丸:啊!!这个不是我之前打破的茶碗吗?
莲根:啊~~败露了。

志村:那委托的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那,德丸小弟。

德丸:哈??

志村:心的修补必须是当事人才能办到的哪~~~
莲根:哼。
德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莲根:下周是我祖父的七回忌,使用遗物的茶具供奉是我们家的惯例。听说启吾朋友里有个高明的手艺师,所以就委托他。我想说如果你知道的话应该会很担心,所以才闭口不提的……
德丸:什么嘛……隐瞒的事就是这个啊~~~我还以为……
莲根:以为?_
德丸:啊

莲根:你想象成什么了
德丸:没,没什么啦!!你还没决定好赢我时的战利品吧!你想要什么呢?既然我知道内情了,你想要两样也可以哦!!
连根:那就……这个就好!(kiss~~~)

德丸:别……别闹了!

莲根:你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吗?
德丸:可以你个头!这个就好是什么意思?我不管你是不是经验很丰富,但别把我和其他人相提并论!
莲根:我没有啊。
德丸:闭嘴!既然要做,就应该要认真一点!!(德丸你在自掘坟墓啊)

两人呆住~~~~

莲根:啊?

德丸:呃?好象有哪里搞错了?
莲根笑了~~
德丸:怎么啦?~~
莲根:哈哈~~没……看来我好象已经在你心中占了不少分量。你看起来好象在吃醋一样。你的心意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德丸:谁、谁在吃醋啊!~~~~~

志村:喂,你们还在啊, 我送你们回去吧。
德丸:你……刚才看到了……

志村:啊咧,小円脸红了。连耳朵都红了~~~~好好吃的样子~~~
莲根:启吾!!
德丸:你果然是元凶!!
志村:哈哈哈哈,你还真粗暴啊。

德丸:莲根的性骚扰是你传给他的吧


德丸:茶道的中心思想是“和敬清寂”,使主人与客人放松彼此的心情,并持尊敬之意。使茶室的格调或气氛保持洁净的状态。但是,我现在的内心与那种境界呈现差距甚大的状态。莲根这家伙……那种事情(指kiss)做到一半,之后就一直只字不提了!!!真的,当莲根坐上茶座的时候,整个人就不同了~~~稍微品位一下就可以看的出来,动作没有丝毫的不顺畅,以自然、利落的顺序渐渐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停,才不是这样!!!
莲根:你在干嘛?我还想说你怎么这么安静呢,原来是在想些不正经的事啊。
德丸:什么叫不正经的事?说到底,还不是你这家伙……
莲根:我?
德丸:你喜欢我,对吧?
莲根:(吓到!!)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会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上?
德丸:是上次那个“qiu”的话题啦!!(请原谅中文这个字一直都打不出来)
莲根:qiu??
德丸:不,别打岔,反正你那个举动就是喜欢我的意思吧,这个我还是懂的。
莲根:那还真是太好了。

德丸:我后来也想了很多。就,就是,我觉得我也不讨厌那样……还有……我是不是也喜欢你之类的……
莲根:德丸……
德丸:我是这么想的啦,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莲根!!~~~~~~_
德丸:因为我们都是男人啊,说什么喜欢的,要怎么做我也不是很懂,坦白讲就是未知的领域啦!
莲根:然后呢?……

德丸:来做吧!
莲根(·!%#··~~~~)(我也有点被吓到。):先等一下……有机会真想看看你脑子里都装些什么东西。
德丸:用头脑想不懂的话,最好的办法是问身体吧?(这是什么道理啊)
莲根:那也不行的话怎么办?

德丸:……到时候再想啊!!恩~~怎么了?
莲根:唉~~~先把和服穿好,德丸。
德丸:为什么?
莲根:我特地叫你到我家的茶室来,还让你换上和服,是希望你能用肌肤去感受“清寂”。这间狭窄的茶室有与俗世隔绝的意思,这个空间是为了让彼此心平气和的面对面啊。(莲根你可以去当和尚了。)=
德丸:说、说的也是,的确是很安静,也有点狭窄……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才容易想到其他多的事吧?对一个健全的男人而言!

莲根:德丸!!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L*2'zn[2-v_+_u0*pl|_1$_n5_FF+'q_s]l+86x

德丸:是~~~~~(什么嘛,人家都双手奉上了,平常人会拒绝吗?茶道就真的有那么重要么?一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表情!这个我也是考虑了很久啊。)

 

男生1(这个我肯定是铃木千寻):德丸:茶道社你到现在还在继续吗?
德丸:恩!对啊!既可以吃到稀有的糕点,习惯茶的话,其实还蛮好喝的。

男生1:茶道应该不是你说的这样吧?可是真的很难得呢,你竟然在同一社团待了这么久,以前不是都在为体育社到处奔走吗?
德丸:是啊,我也想多试试一些有趣的领域,但是二年级都快要结束了。
男生1:但是茶道社也不是每天都要去的吧?我看中你那象野生动物一样的运动神经,所以有件事要拜托你!!
德丸:你到底是在夸奖我还是在讽刺我?!!
男生1:拜托你啦,德丸~~~~~

和:助人?听起来好古风啊~~~
德丸:恩~~棒球社本来就已经摇摇欲坠了,最近又有一个人退社,所以社员不足啊。
和:咦?可是应该不回只有这次而已吧?
德丸:你也这样想吗?
和:恩!那也没关系吧?哥哥也就只有运动方面拿手而已。还有吵架。
德丸:是你强迫我进茶道社的,还敢说这样的话?

和:啊!我退出茶道社了。
德丸:啊?!!
和:因为我遇上了,宿命中的对手啊!!
德丸:什么啊……啊!是空手道的人吗?
和:在前阵子的比赛我第一次打输了~~本来是连胜的说!!真可恨~~~~~学了6年空手道的我居然输了!!

德丸:不能象以前一样兼顾么?

和:你知道对手是谁吗?是莲根学长的妹妹耶!!
德丸:咦?!!

和:茶道我大概也学的差不多了。而且,我想拿出决心了。
德丸:决心吗?
和:哪,哥哥你要怎么办?

德丸:啊?
和:最近好象都没有弄坏什么东西,要继续还是退出都随你自己了
德丸:啊?

和:反正我就参加到这个礼拜天的联合茶会为止。
德丸:这礼拜天?就算你突然放我自由,退出……我也从没有考虑过,不过也确实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了。怎么办……

德丸午睡~~~

莲根:又来了?茶室的确是采光适中,最适合睡午觉的地方……

德丸:啊咧?已经放学了吗?

莲根:你还真是好胆啊,这样出席率没问题吗?
德丸:你真鸡婆!!啊……我有话想对你说。

莲根:什么话?

德丸:就是……棒球社的人拜托我去职员练习比赛啦。日期刚好和下次的联合茶会冲突……

莲根:你想过去那边吧?

德丸:恩……因为棒球社的社员不够……
莲根:问题是看你想怎么做吧。

德丸:……我可以过去那边吗?
莲根:我虽然说过要好好塑造你的内涵,但你自己好象没有打算这样做。
德丸:和要退出的事你听说了么?
莲根:兼顾的人要取舍的时候,茶道总是第一个被放弃的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德丸:随便你了!!!

莲根:德丸!?


棒球场~~

德丸:(这点我明白,但连对象是我,也这么轻易的就让我走吗?真是搞不懂莲根这个家伙!!
为什么什么话都不说。难道说我退出茶道社,加入棒球社也没有关系吗?那家伙不是喜欢我吗?)
果然还是活动身体最舒服了……

男生1:真不愧是德丸!!

德丸:啊!??

男生1:啊。没,真的,你比以前更强了呢……有一股可怕的气势……怎么样,你要不要正式加入算了,再不加入就不能参加春天的先发预选了……
德丸:终于来了……的确,我也认为棒球社比较适合我的个性。可是,要是退出茶道社的话,就看到莲根那流畅的茶道礼法了……我也喜欢莲根泡的好茶,在茶室里的莲根,还有在校园其他地方的莲根,我都很喜欢啊。(莲根:问题是你自己想要怎么做吧?)啊……我?

 

德丸:太好了,你还在这……
莲根:比赛结束了么?
德丸:啊,刚刚结束了。你那边的茶会呢?
莲根:我这边也刚结束……
德丸:对了,我明白了……
莲根:不,你还不明白……
德丸:你先听我说完啊!!我啊……看来好象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莲根:啊?
德丸:要是以前的我,应该会毫不犹豫的退出茶道社加入棒球社吧。但我会感到迷惘,仔细想
想,应该就是因为不想失去和你的联系吧……

莲根:啧~~
 kiss~~
德丸:啊?
莲根:真是的,我总是被你这种快速球打中。

莲根:因为我也考虑了很多啊。之前你不是说过,既然要做,就要认真一点吗?
德丸:啊~不,那是一时脱口而出的……
莲根:到目前为止我都是被追求的一方,从来没有意识过自己的心意。
德丸:你这种时候还在臭屁自己很有人缘吗?
莲根:你先闭嘴让我说完!在确定你的真心之前,我是打算要克制的。可是——
德丸:啊??
莲根:难以克制的这份冲动,就是所谓的真心。(压倒)不是吗?

德丸:你要表现合格哦。可恶,好棒的表情!等等……莲根,你真的要在这里做吗?
莲根:我已经说过我无法克制了吧。
德丸:可,可是,其他社团活动的人还在外面,如果被看到或听到的话,是说看到的人也很不幸吧,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东西……

莲根:德丸!拜托你安静点。
德丸:呜`~~
莲根:我马上就会让你无法思考多余的事情。
德丸:啊~~啊!!等一下,怎么突然就跳到那里了??啊~啊~~(大家自己去想吧)真厉害……
莲根:怎么样?
德丸:可恶……好舒服……

莲根:终于发情了吧。
德丸:这种事,是谁都会吧!
莲根:别动!
德丸:咦?~~~骗人,那边也要吗?难道你想……手指伸进去了 ……等一下……知,知道了!我也帮你做吧!!好吗??
莲根:你的提议是很令人高兴,不过还是下次吧。

德丸:为什么?!
莲根:直接了当的说,不那样的话是无法满足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德丸:这个家伙!

H~~~(感叹词的话,偶省略了!!)

莲根:你别动!
德丸:怎么可能进的去~~好痛啊!!你,  你这个家伙~~~~
莲根:我要动了。
德丸:不会吧?!~~啊~~~
莲根:德丸!~~~德丸!……德丸……

德丸:你居然真的做到最后,真不敢相信,这以后要怎么办啊~~
莲根: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迫不及待啊,累死了~~~
德丸:我,要加入棒球社哦。
莲根:啊~~我也猜到你会这么说的,就算退社,想继续茶道的话来我家就好了。
德丸:啊~~对哦,就算退社,也不是就看不到莲根的茶道礼法了嘛。

莲根:啊 ?
德丸:泡茶的时候的莲根因为很认真,感觉很有型呢。我也想有那种风范,所以才觉得要在棒球社认真的!
莲根:德丸……让我再做一次。
德丸:啊?!为什么谈话会变成这样啊?你的思路变化真是很难理解啊。
莲根:好了!我会很温柔的……
德丸;不会吧?~~~


 
track 10

志村:晚安。定期的便当送来了~~~水晶?哇~~~真是的,今天也是这么乱啊~~~~

水晶正在睡觉……

志村:水晶?!恩?!!还是老样子,标准路旁尸的模样。
志村:水晶!!
水晶:恩~~~
志村:水晶,棉被我帮你铺好了,要睡的话到那边去睡吧。
水晶:启吾。
志村:是先吃饭呢?热水也都防好了。
水晶:我要先吃那个。
志村:好,好。那个,是吗?

倒水。

志村:请!今天看不见画板,工作结束了么?
水晶:啊,刚才编辑拿走了。
志村:下次的标题是什么啊?我帮你在书店确认看看。
水晶:“被丈夫上司玩弄的人妻奴隶”(我昏倒,什么书啊!!)
志村:书名还是这么劲爆啊……(水晶是我高中的学长,认识已经有6年了。顺便一提,他的职业
是官能小说的插画家。是个没注意到我长年的爱慕,接受金主生活上的援助,过着优雅生活的人。)
话说回来,那个人来过了吗?厨房有打扫过的样子。
水晶:啊!我跟庄子分手了(这女人怎么起这么个名字啊~~)
志村:咦?!!
水晶:因为我差不多可以靠自己的收入生活了,已经没有必要了。
志村:啊~~~


志村:一样的再来一杯。
酒保:好的。
志村:虽然说是金钱上的关系,但是交往了三年的女性居然就这么干脆的说分就分了?
(水晶:已经没有必要了。)
虽然我原本就觉得他是个薄情的人,但听到他用那种好象没什么大不了的语气说出来……我的事情也……
某男:启吾!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玩?
志村:不好意思,今天不了!!总觉得今天好象没什么战斗意识。不好意思~~~
某男:咦?!!启吾也会这样吗?
志村:什么话,其实我很纤细的哦~~~
某男:说谎~~~那就下次吧。

酒保(又是铃木啊——):怎么了?又跟他有关吗?
志村:答对了!~~~
酒保:你是不是该有所觉悟了啊?
志村:因为他是个异性恋者……

酒保:啊啦,你该不会把这个当做是逃避的理由吧?现在已经不流行所谓的纯爱了,尤其是男同志。
还是干脆换成我吧?
志村:哈哈,你让我考虑一下吧。(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在逃避,因为害怕冒险,才拖拖拉拉的一直现在。时间拖的越长,我就变得更胆怯。


track 11

志村:可是,就算在心情最恶劣的情况下,我还是不会忘记定期便当。可见中毒相当深啊……
恩? 外面有放着外送东西啊,真希奇,难得水晶有好好的吃饭啊!晚安!定期便当哦~~~
水晶:呦~~~
志村:你在干什么啊?水晶。

水晶:打扫。刚好到季节了……
志村:季节?啊~~~是指大扫除吧……那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带了你平时爱吃的东西……
水晶:没关系,我等一下再吃。你先放在那边吧。
志村:呃,那么,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水晶:不用了,我自己来。
志村:啊~~看来我会打扰到你,我先回去好了。
水晶:啊~~要回去的话,顺便帮我把走廊上的垃圾扔掉吧。
志村:垃圾?垃圾,这是什么?这些全部都是垃圾吗?!
水晶:是啊,这阵子我想把不必要的东西全部都丢掉。

志村:恩?这个,确实是以前……
(志村:水晶,那个碗缺了个角,很危险的,丢掉好吗?
  水晶:没关系。)
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水晶对那个碗有什么眷恋呢,只是嫌麻烦而已吗,这样……没有必要吗?
经年累月下来的东西,对水晶来说是无所谓的吗?需要?不需要?两者之间只选一个,那么我呢?

志村:呜呜呜~~~~如果下次再去,被他宣告我也是垃圾的话……怕到不敢在去啦……
莲根:气氛真沉闷……
志村:呀~~一真弟弟~~冷淡的个性还是这么~棒~~!
莲根:吵死啦。快把我要的东西拿出来。
志村:是,是。让你久等了。要是一真弟弟再长大一点,也许就能了解我的感受了吧?
莲根:哼!
志村:啊咧,不反驳啊?
莲根:我是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事而意志消沉,但是希望你适可而止,不要去影响到味道。
志村:喔喔~~~真是……他是在安慰我吗?我的表情真有那么糟糕吗?欢迎……咦?水晶的情妇?
庄子:啊啦,你是水晶的朋友吧?
志村:啊~~是……_
庄子:我要一盒这个什锦的。
志村:好,好的。
庄子:实在是太好了,可以麻烦你把这个送到水晶那里去吗?
志村:咦?但是……(啊,因为水晶突然提出,果然还是对他恋恋不舍……)
庄子:因为突然说出要分手的话,所以我想至少要道个歉呢。
志村:咦?!那不是水晶主动提出来的吗?
庄子:啊啦,才不是呢。因为我想要的不是儿子,而是男人。最近和孩子在一起时,总是有种做母亲的感觉。听我这么一说,水晶他也接受了。
庄子:有想要的东西时,是没有余力分神做其他事情的。人生是很短暂的啊。

志村:水晶!啊?水晶你没事吧?怎么又倒在地上了?难得你最近比较振作了……
水晶:启吾,我肚子饿了。
志村:呵~~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吃饭啊!
水晶:果然,你不在的话,我吃起东西来没什么感觉呢……
志村:啊?你在说什么?
水晶:高中的时候,你曾经说过……

志村:水晶,你又昏倒了啊,这次又是几天没有吃饭啊?
水晶:3天左右吧?
志村:还左右啊——连日常的生活都能遇难的话,要怎么办啊?
水晶:应该不会死吧?
志村:放着不管就会死人啊。
水晶:是吗?志村:呵!~~~就是这么一回事!锵~~~
水晶:这是什么?
志村:慰问品,我摸了一盒我家的商品。把这些甜的吃掉,应该就不可能会死吧。懒的吃东西的时候就先吃点这个吧。把他当做我的心好了。
水晶:在个时候还要讲究心情吗?
志村:哈哈哈哈,因为,心是最不能挨饿的嘛……


志村:我讲过那种话啊?!!啊~~~好丢人啊~~~
水晶:从那个时候起,只要看到你脸,我就会肚子饿。
志村:这个……(简直就象在说他想要我的心一样嘛……)水晶,听起来很象的爱的告白……
水晶:我不知道……但是只要你一不在,我就好象快要死掉了一样……
志村:水晶……
水晶:庄子说要分手的时候,我稍微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不能没有你。所以才想说要试试看,一个人好好的活下去……不是单方面的照顾,如果和你是对等的朋友,你就会一直和我来往下去吧?
志村:水晶……但是我想要的,并不是朋友。
水晶:什么嘛。如果是这样的话,不是更简单了吗?
志村:水晶!~~

志村:第一次跟水晶上床,本来想使出我所有的性爱技巧好好表现给他看的说……糟糕!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水晶:启吾!
志村:是?!
水晶:我可以脱掉和服吗?会起皱的。
志村:啊~~~~还是这么轻松,果然到了这个年纪,期待他会紧张是不可能的吧……咦?他不是个会在乎起皱的人啊,每次都是直接躺在地上……该不会……果然!!
水晶:啊??启吾,干什么这么突然……啊~~~~(以下省略……)启吾,我是第一次和男人做,所以你……
志村:我喜欢你,水晶!
水晶:呃?!那就没办法了。

志村:水晶,你没事吧,有没有什么地方会痛?
水晶:恩……因为你技巧很好,所以我没事……
志村:呜哇~~好开心啊!对了,要吃饭吗?你一直都没有吃东西吧?
水晶:~~恩~~我想吃那个。
志村:呵呵,了解,在那之前……
水晶:恩?
志村:让我再吃一口吧。

(kiss~~~)
水晶:真拿你没办法……


track 13

旁白:莲根一真的妹妹——琴子,也被附近的邻居赋予文武双全、才色兼备的评价

莲根:只要外表吧!!
旁白:但是这样的她也有困扰……
琴子:好可爱的店啊!看看这个布熊,真可爱啊!!!触感很好的样子,好想抱抱看喔~~~
女生:莲根学姐?
琴子:呃?啊,好久不见了。自从中学毕业。

女生:是啊,学姐在买东西吗?
琴子:恩……稍微看一下……
女生1:这个店里有好多可爱的东西呢,啊!我知道了!学姐是要买给谁做礼物的吧?
女生2:啊,原来如此,是这样子没错吧~~~

琴子:啊~~恩~~是这样的。果然,都是这样脸害的……跟哥哥长的象也让人讨厌……

旁白:为给人印象和自己性格差距而烦恼,命运的相遇见造访了这样的琴子。那是在琴子高中时候的空手道最后比赛中的事了……

主持:下一场比赛,由XX高中的莲根琴子对XX高中的德丸和——

裁判:开始!!

和:请多多指教!
琴子:(好、好可爱!文化祭时的和服装扮也很可爱,苗条的身体穿上道服,不匀称的感觉更加可爱了……好想,和他成为朋友……对了,非快点讲话不行……)好,好、好、……好可爱呢……

(全场哗声……)

和:这女的搞什么啊??!!令人超级生气!!!
琴子:呵!!

旁白:琴子心里所想的被莲根家的DNA所阻挠,结果没能将想法确实的传递给和……

(琴子!!有GL的倾向~~~)


track 14

(奇怪这轨前一分钟居然是空白的)

莲根:恩??_

德丸睡午觉~~

莲根:又来了!!这个家伙把茶道室当做午觉室了么,这个家伙!哼~~

德丸惊醒~:呃?!~~咦?!!莲根!
莲根:你睡的真好啊~~德丸。
德丸:因为睡在踏踏米上很舒服,所以就……呵呵~~~
莲根:你再睡会也没有关系啦。
德丸:你的脸靠的这么近我怎么睡的着啊!!~
莲根:你醒了吗?
德丸:完全醒了!!!
莲根:因为妹妹说了,要变稳重点所以才加入茶道社的吧,那就接着做吧~~
德丸:这个和那个是不同的话题吧?!
志村:早上好!!我进来了哦~~~
莲根:启吾!今天我可没拜托你送来~~

志村:真可惜~~不是糕点啦~~~
德丸:难道说是A书??
莲根:你可不要把A书拿到茶室里来!!
德丸:但是,上次志村不是说有许多要处理吗?水晶画完了之后没还的……
志村:真可惜,小円,不是A书!
德丸:什么?那是什么?

志村:锵~~~2004年1月31日发行的CD,樱城耶也原作,茶的作法!樱城耶也原作,茶的作法!我拿了很多来哦~~
莲根:什么嘛!是色情CD啊!!
德丸:色情CD?
莲根:难道不对吗?
德丸:但是,这不是我们主演的CD吗?所以说当然是很青春,单纯的,还有茶道的做法和礼法这
些……还有……
志村:还有一真弟弟和小円在塌塌米上的H戏……
德丸:怎么可能?!!果然还是放进去了啊!
志村:是~~啊~~真有意思~~~
莲根:别这么在意啊,德丸。
德丸:为什么你一点都不介意啊?
莲根:我们家是茶道世家,发生了许多事哪!!(这句不准!)
德丸:发生过什么啊!!

和:对不起,打扰了,我是德丸。我哥哥在这里么?
德丸:啊~~是和~~被她发现就糟糕了,那个拿到这边来——启吾!

志村:多谢惠顾!一共是一万三千五十元(有点急没完全听清楚!)
德丸:啊!!我知道,买回去就是了。拜托了。
莲根:全国的CD店,书店(还有一个是什么地方)都在卖哦~~
德丸:什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