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乐坛神话的诞生

image

第 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的音乐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战前十分走红的歌星中,一些人因其战争期间和占领军的友谊而在战后受到了公众的冷落, Léo Marjane、André Claveau 以及 Jean Tranchant 就是例子;还有一些人在战后则有点被人遗忘了。战争期间十分受崇拜的夏尔-特雷内 (Charles Trenet) 在战后先到美国进行了长时间的巡回演出之后于1951年回到了法国,特雷内 (Trenet) 著名的歌曲中,除了 “第七号国道 (Route Nationale 7) ” 是1955年所写之外,其他的都是其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的作品。至于 Maurice Chevalier,五十年代中,他或者是在法国进行 “单人表演”,或者是在美国演电影。四十年代就已经走红的伊迪丝-琵雅芙 (Edith Piaf) 在战后依然是常盛不衰的红歌星,伊迪丝-琵雅芙于1961年去世,她至今都是法国歌坛的一个神话,不知道她的法国人恐怕是少之又少。伊迪丝-琵雅芙对年轻 的歌手给予了很多的帮助,在她的提携下,伊夫-蒙唐 (Yves Montand) 和 “歌伴” 歌唱团 (Compagnons de la Chanson) 先后成了家喻户晓的歌星和歌唱团。之后,夏尔-阿兹纳武尔 (Charles Aznavour),Charles Dumont 以及 Goerges Moustaki 都成了响当当的歌星。


image



在法国,五十年代也是轻歌剧盛行的年代,当时轻歌剧的泰斗是 Luis Mariano,但是,演唱 “地中海” (Méditerranée) 的 Tino Rossi,演唱 “通往爱的签证” (Visa pour l’amour) 的 Annie Cordy 以及演唱 “撒满鲜花的路” (La route fleurie) 的 Bourvil,他们的很多轻歌剧作品都受到了民众的厚爱。





战后,非常富有创造力、无视传统的众多年轻的艺术家在巴黎 Saint-Germain-des Prés 这个街区的地窖酒吧和地窖舞厅中诞生并出名。鲍里斯-维昂 (Boris Vian) 创作了很多超现实主义的歌曲,有时他的歌曲也对当时image的社会和政治问题进行表态,鲍里斯-维昂 (Boris Vian) 的搭档是亨利-萨尔瓦多 (Henri Salvador) 。深沉的朱丽叶-格雷科 (Juliette Gréco) 这时也开始演唱一些很有名的诗词。位于巴黎左岸以及位于巴黎 Montmartre 的数不清的歌舞厅成了众多新一代艺术家诞生的摇篮,这些新一代的艺术家都是集作词、作曲及演唱于一身的天才艺术家,在 Ecluse 歌舞厅、Rose Rouge 歌舞厅、Trois Baudets 歌舞厅、Echelle de Jacob 歌舞厅、Chez Patachou 歌舞厅以及 Bœuf sur le toit 歌舞厅中,下述的全才艺术家越来越红:莱奥-费雷 (Léo Ferré)、乔治-布拉桑 (Georges Brassens)、芭芭拉 (Barbara)、Guy Béart、雅克-布雷尔 (Jacques Brel)、Catherine Sauvage、Frères Jacques、Mouloudji 以及 Cora Vaucaire,其中 Léo Ferré 在1948年之后就开始有了名气,乔治-布拉桑 (Georges Brassens) 在1952年以后开始走红,而雅克-布雷尔 (Jacques Brel) 则是在1954年开始被公众所知。在战后及五十年代,法国歌曲变化和发展的速度快得让人难以置信。一个叫塞尔日-盖恩斯布尔 (Serge Gainsbourg) 的年轻人开始展露头角,他不仅让歌舞厅的客人惊叹不已,而且也吸引了众多的演唱者,如:Pia Colombo、Philippe Clay、Michèle Arnaud、格雷科 (Juliette Gréco)、碧姬芭朵 (Brigitte Bardot) 等等。



image1954年,在 Bruno Coquatrix 的奔波下,奥林匹亚歌厅 (Olympia) 成为了法国最有名的演唱舞台。奥林匹亚歌厅举办的第一场演出是两代歌星同台演出,一位是三、四十年代红得发紫的 Lucienne Delyle,另一个是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只有24岁的吉尔贝-贝科 (Gilbert Bécaud) 。吉尔贝-贝科立即就成了奥林匹亚歌厅的标志,他经常在这个歌厅里举办演唱会,他的歌曲风格完全就是这时候刚刚在美国兴起的摇滚乐。贝科 (Gilbert Bécaud) 是特别迎合年轻人口味的新一代艺术家的代表,迎合年轻人也正是六十年代法国歌曲的走向。五十年代,唱片成为了大众消费品,不同的电台有自己捧的艺术家,各 唱片公司也都有自己力捧的歌星,迎合听众口味的商业歌曲开始出现。从埃及来到法国的达利达 (Dalida) 就是法国电台和唱片公司捧人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达利达 (Dalida) 同时受到奥林匹亚歌厅、Barclay 唱片公司以及欧洲一号电台的多方支持。




La Vie En Rose 玫瑰人生

Edith Piaf

Des yeux qui font baiser les miens                            他的轻吻仍留在我的眼梢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一抹笑意掠过他的嘴角
Voila le portrait sans retouche                                     这就是他最真切的形象
De l'homme auquel j'appartiens                                 这个男人,我属于他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当他轻拥我入怀
Je vois la vie en rose                                                      我眼前有玫瑰般浪漫人生
l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他对我说的情话
Des mots de tous les jours                                          天天说不完
Et ca me fait quelque chose                                         他的蜜语甜言对我如此重要
ll est entre dans mon coeur                                          仿佛一股幸福的暖流流进我心中
Une part de bonheur
Dont je connais la cause                                               只有我知道那暖流的源泉

C'est lui pour moi                                                             他为了我
Moi pour lui                                                                        我为了你
Dans la vie                                                                         在一生中
ll me l'a dit,l'a jure Pour la vie                                         他对我这样说,这样以生命起誓
Des que je l'apercois                                                       当我一想到这些
Alors je me sens en moi Mon coeur qui bat                我的心儿就乱跳
Des nuits d'amour plus finir                                            爱的夜永无终点
Un grand bonheur qui prend sa place                          幸福的光阴趋走了长夜
Les ennuis,les chagrins trepassent                              忧伤与泪水全无踪影
Heureux,heureux a en mourir                                          这幸福的感觉拌我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