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晚上老蒲会先泡好黄豆,次日早上起来打豆浆熬豆浆,有时配着菜市买来的馒头花卷吃,有时他烙饼给我吃。灰面是二孃家自己地里种的麦子磨的,没有加增白剂,颜色自然微黄,做出来的饼有浓郁的麦香。这天早上烙的饼特别多,一共十三张,又薄又软,层层整齐地码在盘子里,很好看,我赶忙拿相机把它拍下来。

        我不喜欢向亲人和朋友表达感激或者其它情感,说“谢谢你哦老公”这样的话我会恶心肉麻,尤其当着别人的面。读高中的时候堂哥跟我说,你妈给你拿每周生活费的时候,你可以说声谢谢妈妈。不,我说不出来。当然不是因为觉得接受是理所当然的事,我只是有自己的方式,如果我感激,我就默默去为他(她)做什么事来回报就行了。这样解释总有人说,哎呀,你真是不懂事,人们都喜欢听好话,你说声谢谢别人会做得更好嘛。对于这样的说教我只能沉默。

        老蒲家有两个姐姐,通常嫁给这种家庭结构的男人会比较麻烦,因为通常来说活路都被姐姐们包办了,弟弟仿佛从小就“游手好闲”。到婆家去看到他姐姐和姐夫老是忙碌着洗碗扫地,当弟弟的老是在这里坐一坐,那里站一站。他根本也不晓得要做些什么。但是自从家里添了新成员后,他一下子忙碌起来,早上弄简单的早饭,晚上下班买菜弄晚饭。如果我精神和体力足够好,中午饭还是由我负责。他以前并不会炒菜,有时候我就挺着肚子靠在厨房门口吩咐先下什么,后放什么,一段时间后已经能自己弄出可口的饭菜了,甚至时不时整点特色菜出来,比如跟他姐学的米汤钵钵菜,还有跟他妈学的烙饼子。我简直忍不住偷笑,生娃娃太安逸了,哈!

        我妈偷偷地说,人家天天要上班,你不要把人家尽拖到在屋头忙。我说,有啥子嘛,就几个月,等我生完了,下半辈子都该我忙了啥!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