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是理论家,因为说其实是很容易。

但执行很难,关键的是要真正把事做起来。

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