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子和与南开

    5 月17日前后,几乎是一夜之间,饶子和将任南开大学校长的消息成为坊间热闻,
开始被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天津大学的BBS爆炒。接近两天之后,我爱南开BBS才
姗姗跟上。

    事情发展的速度继续出人意料,5 月25日南开之声突然充斥了相关讨论,一些网友
已经开始直呼"饶校" 了。在裤某我落笔的此时此刻,饶子和院士,新任南开大学校长,
也许已经在来津赴任的路上了。

    所以,我预测:按照惯例,南开可能很快将召开全体干部大会,由中央有关部门负
责人宣布侯自新荣退、饶子和接替的任命通知。按照惯例,教育部和天津市的高层重要
领导亦将分别在大会上讲话,总结并感谢侯自新近十一年来的辛勤工作,支持并鼓励饶
子和履新。按照惯例,党委书记薛进文也定会在大会上代表学校班子和全校师生表态,
谢侯迎饶,黾勉励志。按照惯例,侯自新和饶子和亦将在会上分别发言,侯追昔抚今、
感慨话别,饶谦恭接任、期待奋进。

    对这一刻,南开师生已做好了准备,不过,一些人仍然可能会思考这样的问题:饶
子和是谁?为什么是他?自新十一年,在南开历史上该如何评价?南开下一步究竟向何
处去?

    这些问题并不艰涩。因为,任何事物的发展,都遵循其内在逻辑和客观规律。不管
怎样的乱花迷眼、纷繁复杂,只要把握规律、分条析缕,就能透过看似扑朔迷离的表相
,探索出个中的微妙环节和发展大势。

    侯饶更替和南开发展亦是如此。

    一、饶子和的意义

    饶子和,55岁,江苏南京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长,中国科技
大学毕业,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博士,英国牛津大学博士后,曾长期任清华大学教授。

    这是坊传的新任南开大学校长的最基本信息。从中,至少可以得出两点结论:第一
,如果坊传属实,饶将成为南开历史上第一位" 空降" 校长,履新之日正是他成为南开
人之始;第二,饶拥有中西方最优秀的教育背景,对中国科技和中国高等教育领域较为
熟悉,并已颇有建树。

    严格来说,正是基于这两个方面的考虑,所有的人才对饶子和可能的到来充满期待
。因为,这两点结论同时也意味着:第一,饶将能以更客观的观念审视并发现南开所面
临种种问题的症结,并在着手解决时较少掣肘和顾忌;第二,饶将能给南开带来全新的
教育理念、发展思路,他身为中科院院士并长期在中国核心科教单位工作所积累的人脉
和资源能为南开避免目前所面临的被边缘化的危险提供补益。

    那么,为什么是饶子和而不是别人?

    别的人选并非没有。从2005年初侯自新任期即将届满之时,南开校长的人选肯定便
已开始酝酿,一年多来坊间也常有流传。其中,一度被一些关心南开的网友所盛传热议
的人选,包括现任国家科技部副部长、南开大学教授程津培院士。程津培出身南开,曾
任副校长,对这所大学了如指掌,虽调任北京,但迄今仍为南开教授,由他出任似乎顺
理成章。不过,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身为致公党中央副主席的程津培担任科技部
副部长,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为他今后在致公党中央更进一步做出了一种铺垫。这就意
味着,程津培有可能以民主党派领导人身份而成为全国政协的副主席。尽管政治充满了
不确定性,但正是在此背景下,客观地讲,南开大学校长一职对程津培院士而言,无疑
是一块鸡肋。从另一个角度讲,以国家科技部的实岗副部长职务而改任教育部部属的副
部长级的南开大学校长,也不符合政治惯例和潜规则。

    同时,坊间也曾流传现任学校班子中的几位人士是可能的人选。但是,这几位要么
年岁偏大,只能成为过渡性人选,要么年纪尚轻、资历稍浅,仍不具备一校之长的实力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似乎并不符合人心思变的逻辑和气氛,也不符合教育部的期待

    细心者可以观察到,近年来对若干重点部属高校主要领导的任命,明显突出了教育
部加强管理的考虑。无论是京内部属重点高校,还是京外部属重点高校,党政一把手的
更替上,教育部主导的色彩日益浓厚,人民大学纪宝成、北京师范大学刘川生、钟秉林
、武汉大学顾海良、中国农业大学瞿振元等等,都以教育部司局级干部的身份"空降" 升
任部属重点高校党政一把手,另一些高校则任命的都是教育部所能接受和期待的人士。
所以,很明显,如果说上次南开大学党委书记换届体现了天津市主导,那么这次的校长
更替则体现了教育部主导。薛进文出
身南开,又有丰富的地方党务工作经验,深谙与天津市打交道的重要性,处理市校关系
必定游刃有余,近四年来南开明显的进步和变化也证明了这一点;饶子和自北京荣调,
长期与教育部、科技部等机构接触,处理部校关系当是胸有成竹、自具章法。党政一把
手在关系南开发展的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上能够互为补充、相得益彰,他们的合作令人无
比期待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一年来,校长人选的酝酿过程,定是充满了种种的微妙和平衡,其中的内幕和细节
,局外人自是无从知晓,但是,饶子和,这个极有可能是最后给出的答案,足以令大多
数人满意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出任,是教育部和天津市对南开大学高度重视,并
煞费苦心、物色权衡、通盘考虑、慎重研究的结果。对于在中国高校中具有优良的光荣
传统和特殊的重要地位同时又面临严峻挑战和若干困扰的南开大学而言,饶子和就像当
年许智宏以中科院副院长身份出任北大校长一样,既是各方都能接受和认可的人选,又
是各方都能给予厚望和期待的人选,更是能给这所大学和他的师生带来惊喜和变化的人
选。

    1996年,饶子和自牛津大学回国,在清华从无到有建立实验室并做出国际水平的科
研成果。2003年,回国后的第七年,饶子和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06,回国整整十年
,如果坊传属实,饶子和将出任南开大学校长。毫无疑问,全新的担当,是他全新人生
轨迹和命运的开始,从此,他将不能仅仅满足于作一位杰出的科学院院士,而且必须努
力成为一名杰出的大学校长,他所面对的将是一个宏大的目标和一些前所未有地复杂的
问题,他需要有科学家的智慧、教育家的眼光和政治家的视野。

    饶子和校长能够做到这些吗?所有的人,都擦亮了眼睛。

       二、侯自新的背影

    对饶子和的期待,决不意味着对侯自新的否定。

    从充斥南开之声版面的对侯自新的致敬和感谢贴中,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这位即将
离任的校长在南开学生们心中的分量。

    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前行,微笑着看着路旁他的校园和师生。学生们对侯自新这
一最深刻的印象,也许会成为南开史上最经典的画面之一。

    平心而论,在南开大学的历史上,侯自新的影响和贡献已经有目共睹而不容忽视了
,虽然他也常常受到的指责和腹诽,网友对他的批评也主要集中于缺乏大刀阔斧的魄力
上。这一点,当他在其位的时候人们便已经知道,他本人也肯定清楚。但是,在他即将
离任的时候,大家似乎发现,这位英俊帅气、总是以特有的笑容面对学生的校长是那样
难得。

    "到现在,我依然是一个‘掌心向上'的校上。"面对凤凰卫视的镜头,侯自新曾不无
伤感地诉说道。"以化缘为荣的南开大学校长" 这样的标题也曾经配发着侯自新帅气的照
片出现在一本杂志的封面上。作为老南开人的侯自新,曾经遭遇了南开历史上最困难窘
迫的时期。1995年他上任之时,这所大学维持基本运转的资金都十分匮乏,甚至教师工
资也一度无法按时发放。"国家投入少,自筹能力也弱。大家都忧心忡忡,觉得困难非常
大,也没有思路去解决问题。"这就是侯自新校长生涯的开始。

    现在,人们已经无法准确地获知当时这位校长的心境,但人们可以看到十一年来特
别是近几年来南开的跨越。不久前,中央主流媒体报道了这些变化:1990年代初期,南
开大学年收入是8000万,2005年则超过8.4 亿。"十五" 期间,南开科研总经费比"九五
"增长3 倍多,师均科研经费名列全国高校前茅。

    "南开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学校,肯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这些我心里很清楚,也
很着急,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但是这需要时间,需要大家真诚的谅解,毕竟南开的资
源有限。" 这是侯自新2005年对一位学生记者说过的话。他这样评价自己的十年:"我觉
得最让我欣慰的是学校的师资力量有了一个很大的好转,在这十年内基本实现了师资的
新老交替,这十年是南开的一个过渡期。……近几年我们下大力气引进了不少优秀人才
,充实了我们的师资队伍,但是同时也要看到,从南开流失了不少优秀人才,人才流动
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有些不该流失的人才流失了。这就需要我们认真思考问题的
症结。" 的确,侯自新无疑看到了这所大学面临的问题。但是,中国的事情,看清楚已
经不易,要做到就更难。很多事,不是没有看清,而是装糊涂;不是不能做,而是不敢
做。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大学,积累的诸多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他必须无奈地周旋于种
种网络之间,必须堂皇地面对种种场合与局面,也必须始终微笑着面对对他充满期待的
师生,侯自新不得不竭尽所能。

    "我每天都有烦恼,因为每天都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而这些问题能到我这儿,已经
都很棘手了,否则不会让我去处理……" 显然,侯自新已经很疲惫了,11年,近4000个
日日夜夜,年近65岁的一校之长。

    "我现在60多岁了,回顾这一生,我都在做教育事业。我一直很崇尚教育事业,因为
在我看来,一个人的成长,一个人将来的发展,除了受到家庭因素的影响外,更多的是
他所受的学校教育……" " 一个人对于南开的感情是慢慢融入血脉的,你在南开学习,
生活,工作,时间越长,就会更加热爱她。现在学校有很多地方是不尽如人意的,有着
很多的毛病和问题,我也非常焦急。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爱,因为我希望它好。我
把南开当作自己的家一样,今天我在这个位置上我就有一份责任把这件事情做好,把南
开建设的更好。"

  这些都是侯自新2005年曾经对采访他的记者说过的话,语言朴实,带有一丝淡淡的伤
感——他似乎已经做好了卸任的准备。

    "一次是大二早上匆匆赶往7 教上课,路上碰到侯校长,我满带笑容的向他鞠了个躬
,他也给我鞠了一个,我真的是有点儿受宠若惊……还有两三次便是在校区迎新的时候
,侯校长来视察工作,我每次都努力和侯校长握手,他的手有力而温暖。最让我感到满
足的是大四毕业的时候,我趁机冲上舞台和他合了一张影,我把照片给朋友和同学看,
他们都很羡慕。"这是学生们真实的经历和体会。

    奋斗中送走岁月,离任后留下感情。不知道侯自新在新旧交替大会上回忆过往时将
说些什么话,不知道他看着这座自己领导了11年的大学校园会不会无限感慨,不知道他
看到BBS 上成堆的留恋与祝福贴文会不会潸然落泪。可以肯定的是,他离去的背影,一
定会印在许多人的眼中、心底。

    大家是幸运的,作为校长的学生,我们,见证着一所大学的历史。

    三、社会浮了还是南开沉了?

    连日来,有关侯饶更替的揣测和讨论,必然地围绕着一个中心话题在进行:南开大
学的发展。

    并且,出人意料的是,无论清华、北大BBS ,还是中科大、天大的BBS ,乃至公众
网上的两全其美BBS ,都对这个问题热烈讨论,前所未有地关注,有人问道:社会浮了
还是南开沉了?

    这至少说明了三点:其一,南开曾经拥有辉煌的过去,并在高等教育领域卓有影响
;其二,人们或多或少地觉得目前南开的发展与他们寄予的厚望和期待相比仍然存在或
多或少的差距;其三,南开发展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也许具有普世性意义,它的若干症结
也是中国高等教育体制中所有大学特别是优秀大学面临的共同难题。

    这样,就必须对南开的发展现状作出一个基本判断。那么,这个判断,就裤某我看
来应当是:其一,天南大合并搁浅后提出" 求精求强注重特色" 以来,南开已经取得极
大的进展,至少在舆论上已经形成了一种发展声势,并在若干个点上实现了突破;其二
,南开的继续发展正面临很大的困难,似乎是一个难题越来越多的局面;其三,南开对
若干问题和症结有清醒地认识,并在一些领域里摆出大胆改革、稳步推进之势,但却欲
稳而不能、欲进而受阻。

    三者合而为一,构成目前南开大学发展的大形势。

    然而,还有更加重要的问题。

    首先是,既然与最困难的时期相比已经有了起色,取得了极大进展,为什么继续发
展还会面临很大困难"难题越来越多" ?其次是,既然"难题越来越多" ,为什么还要"大
胆改革、加快推进" ?

    学校各项事业的发展进程在全力推进着,问题却依然频频出现:一些学科的人才流
失问题、办学经费和资金问题、校办产业问题、学校的规模和资源问题、管理机制和体
制问题、干事业的心态和观念问题、学生培养和就业问题等等。一个问题往往牵涉到另
一个问题,积累下来的问题又会衍生新的问题,并逐渐形成链条,发展到欲牵一发或动
全身的局面:解决一个老问题的同时,又常常会引发一打新问题,并且不是一件事、一
步棋所导致,也不是一个人、一笔钱所能够摆平。可以说,南开发展正进入矛盾凸显期
,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这也就是为什么似乎" 难题越来越多" 和" 欲稳而不能、
欲进而受阻" 的原因。

    侯自新和薛进文正面临这样的局面,饶子和同样也会面临这样的局面。

    改革和发展当然很难,但是不改革不发展就一定更难。因为,这些几乎是所有中国
高校都面临的问题,只是在不同的学校不同问题的严重程度有差异,面对和解决的方式
有区别,许多事情,你不做,别人要做;许多机会,你不抓,别人要去抓;许多问题,
你不解决,别人就会抢先解决。所以,人们对充满南开期待,换言之,也可以说是人们
对南开满怀恨其不争的情绪。这不是大家忽视南开与自己的过去相比所取得的成就,而
是大家更重视南开与同档次高校相比所存在的不足。

    平心而论,出现这样的情绪是不奇怪的:南开人素来就最为热爱并关心自己大学的
发展,但同时,南开几十年来形成的朴实、敦厚、倾向于渐进改革的传统特质又无法遽
然抛弃,于是,矛盾和困惑、期待和差距,必然产生。

    等是等不来的,回避问题,畏缩不前,只能无所作为;仗剑挥刀越昆仑,驾鹤飞渡
万重洋,才是巍巍南开应该具有的恢宏学府气度,才是当年张伯苓以思想者和实干家的
风范开创伟大事业的真精神。也唯如此,才能再盼来众敲渔鼓歌太平的辉煌时刻。

    毫无疑问,南开已经清楚应该作出怎样的选择,更为幸运的是,如果坊传属实,侯
饶更替将又带来一个崭新开始的契机和理由。正如北岛在一首诗中所言: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心中;如果陆地要上升,就让我们重
新选择生存的峰顶;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未来人们
凝视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