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2009年5月4日,一个纪念日,90年前的今天,著名的五四运动发生。

        一个33岁的老家伙似乎不应该被归入青年的行列(贵国的“中青年专家”除外)。所以,今天,我很难恬着脸去过这个节。但青年学生们有这个权利,所以,农大和清华的学生分别与胡CORE和家宝共同度过。去什么地方,讲什么话,在贵国政治生活里,从来都是有讲究的,我可以理解成,贵国元首与首脑很关注农业与科技的未来。

        胡CORE又强调青年要担负起历史重任,怕被新闻联播搞坏了脑子的也可以不看这段视频,最后的官话是这样讲的:当代青年对五四运动最好的纪念、对五四先驱最好的告慰,就是要在党的领导下,以执著的信念、优良的品德、丰富的知识、过硬的本领,勇敢地担负起历史重任。他希望全国广大青年学生把爱国主义作为始终高扬的光辉旗帜,把勤奋学习作为人生进步的重要阶梯,把深入实践作为成长成才的必由之路,把奉献社会作为不懈追求的优良品德,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上谱写出更加辉煌的青春乐章。

        经典的八股文,熟悉的排比句。效果是:总书记来到中国农业大学的消息传遍校园,师生们纷纷拥到路边,激动地向总书记问好。

       我相信,如果总书记去的是北大,效果也是一样的。现在的学生们也很会激动,尽管这激动与90年前和20年前大不相同。

        吴稼祥说五四90岁,民主依旧年轻。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嘛。

        今日盛世一片祥和,大中华区的股市也都以长阳作收,很好很强大。今年有很多今年日,特别多的周年,现在过去了一个,相当地和谐。齐秦原来这样唱:今天的日子,我定下一个纪念日,未来的日子,我定下一个纪念日。

        有些纪念日可以纪念,有些适合遗忘。就象日本和法国可以抗议,墨西哥就没人理他。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