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潜意识里把你爱过的人归为两类
一类之后遇上了比你更爱她的人
一类没有遇上你也许非常希望自己深深爱过的人会是第二类
但你又不愿意他们真的落到那个境地
你也许只是希望他们回来
但即使回来,时间蹉跎把人变了,还有什么意义呢你看不得她幸福,又怕她真的太不幸
恨不得自己从来都不认识她
也就不会有设想你们相濡以沫的狂妄其实你还是在城里最好的法国餐厅为她高价留了一个角落的雅座,是不是。
我倒觉得那种座位比较适合一个幽灵,一个你意识投射的她的影子的梦
在任何情况下,冷眼旁观你的热闹
在任何情况下,不吃你那一套
在任何情况下,haun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