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秋天,又想去北京。

原本很抗拒。
打幼儿园就没向往过看一堵门上的太阳升。
回程经过秦岭,盆景似的,想起红蚂蚁和黑蚂蚁晚间的路遇。
可笑的南北对峙,固执的定势。

忽略掉颜色暴戾的中轴,还是可以于青灰的胡同里游荡,遭遇一些似曾相识。
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