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本文)

7月5日,报载余纯顺遇难。


整个天空是一张空白唱片

整个大地也是

我们都喜欢划来划去这个动作

弄出点声音来玩

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

 

现在我发现听交响乐

也跟看古典油画一样

越远越好

   越远越好

       越远越好

直到看不见

直到听不见

 

围观的人都胆战心惊起来

可惜你已经不在了

 

踩得着的都叫路

路不分东西南北

全是一样——

走到最边上时

只能看见自己的眼睛

只能听见耳朵发出的声音

 

罗布泊一片白色恐怖

又一种抽象的东西被挥发干净

只剩下眼泪的结晶不可能带走

不知是谁的

四周一群人

议论纷纷 各忙各的

 

孤独的旅行者

热闹的旅行者

 

零点的思考不动声色

坐在前排的人

这下可有得说了

 

四。

有些愿望

必得用生命来表达

(排除自杀)

(排除他杀)

 

事件(愿望)
1996年7月5日、6日,成都)



时间通常在墙上移动

没有墙的地方

时间会变得疯狂

岩石、青草、溅落的雪花

不能回答所有的问题

而新闻的线索就此中断

接下来欢迎收看

生活指南

 


你手枪的质感

最初来自阿尔巴尼亚

(或许是阿拉巴马?)

(我说我记不清了)

 


我们一辈子都攒着一个微笑

不轻易用掉

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也能过上腐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