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枪中士!”斯坦瑞斯冲着临近崩溃的前伞兵喊话,两眼充满期望

“结束了中士,以帝王的名义,没有人再要死在这里。放下枪我们回家吧!”

 

“不!”约翰充满压抑地回答说“我根本就没有家,在我活着从蔚蓝星回来时就没了。为什么?!那里至少还有我的朋友我的荣耀。可是现在,我活着!活着有什么意义!?只能像个烂老鼠一样在肮脏的下水道里苟延残喘!去你妈的!谁敢上前我就打死谁!”伞兵说着说着就握着光枪朝着身下正逐渐围拢过来的仲裁队员比划。

“听我说中士,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能活着不是蒙了帝王的恩吗。你是你的部队里唯一活下来的人,不该有这样的下场!”

“闭嘴!死老百姓!你们根本就不明白!你们叫我是帝王的战士,可是你们见过我所面对的恐惧吗!你们根本就没见过,连作恶梦都没有梦见过!在战场上我还能开飞机大炮和它们赌上性命,间歇时候还能和大家唱唱家乡的歌,可是现在!可是现在!看看现在!”

  “他疯了!长官”一个仲裁警察说。

  “别过来!听见我说了没有!”

  “放下武器!所有人保持镇定!”

伞兵颤抖着,呜咽着说。食指仍然紧紧靠在光枪的扳机上 “我连挥舞双手作点徒劳的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去他妈的帝王!去他妈卫军英雄!他们把我的枪我的盔甲我的战友我的一切都剥夺了!却还把我一无所有的灵魂一脚踢进永远作不完的恶梦中苦熬着!天啊。。。。。什么时候能完!什么时候!!”

    约翰的表情开始扭曲,接着将握着光枪的右手抬起来对着太阳穴。终于,他的灵魂在无限的落寞中崩溃了。

    老仲裁官不顾一切的冲向前试着挽回什么。。。。。不!

                                                                                                                                     YY文“阿瓦隆”片段

 

4晚上在网吧无聊时看了一下“第一滴血”果然,那给我儿时留下深刻映像的火爆场面意料之中地再没能提起我的兴趣。相反地,最后后兰博被上将带走,去继续面对自己的那最深的恶梦时(原著小说里兰博被上将开枪打死了)伴随着哀伤的片尾曲“It's long road”我居然发现我此刻才完全看懂了这部电影,眼角居然挂着泪水唱着ITA A LONG ROAD WHEN YOU R ON UR OWN。对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有辉煌事业的男人来说,最惨的莫过于年华不再,沦落为当一个“落魄英雄”

 

很早便构思了上面那篇yy小说来向两部电影致敬,一部是“勇闯夺命岛”另一部就是“第一滴血”只是本人实在太过懒惰加之文笔又不好,挤了1个月也只挤出了上面几行没头没尾的yy文段。。就当是给许久未更新的窝来个小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