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我的第五个记者节。我觉得我出来混得实在是太早了……

  想来这好像是我第一个闲着的记者节。驻外记者培训给我带来的快乐远远超乎我的预期,周围多是有热情有追求的同行,一起过着没有压力不用担心手机响的日子。从身体到内心到头脑都是放松的。 我知道,我之所以对这种无压力到无成就感的生活欣然接受,是因为这段时间的风轻云淡之后是至少3年的惊心动魄。有了天竺之约的底线,一切放松都有了成立的条件。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开心到无话可说,目前看得到的后果是长胖了,我在试图遏制这种趋势。总之,在这个记者节,我放下话筒抱起了吉他……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