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新的波浪涌动
拍打海岸
有灵魂替换新的壳
有灵魂去了远方
芒果花开满树
公园还是你走过的公园
窗台,橘子花有一朵
闻得到那香
是的,我们依然是活着的那一个

去年的橘子还挂在枝头
干掉的只是血肉么?
去年的芒果
滋润着我们今年的肉身
是啊。妈妈,我们依然时有欢娱
因为这无法变快的日子
需要一些笑声来稀释盐分
而你,在遥远的远方
想必已经原谅了这一切

今年的春天走得太远
阳光过于强烈
让人以为盛夏已经提前到来
当每一个黑夜
海浪在我的腹内翻滚
我无法得知
生命是否正在用另一种方式重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