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人心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终于又鼓起勇气开写了,实在是想写,但是始终一个多月了不知如何下笔。叫苦不迭,矛盾在不断地激化中,世界都在与我为敌。
想避世,但是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最后还是会被逼死。徒劳的,只能痛并忍受着,我的宗旨是,宁可天下人负我,不能我负天下人,我这样难得的好人,哪里去找啊~~真是的。
永远到不了头的烦恼,每天变着法的侵袭我,有时觉得大义凛然,像个大侠般去承受,有时觉得卑微可笑,像阿Q般去蜷缩,江湖中人时刻变换着角色,我还遥望着江湖,不齿的奢望着。
嬉笑怒骂是俗人们的家常便饭,我却连个俗人都算不上,只有淡淡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度过和消逝,一切都与我无干,我只有撑着我这身皮肉,浪荡于江湖的边缘,吐几口带血的痰,呢喃几句带X的名言,呼吸着满是尾气的空气,诅咒着自己生命的顽强。
鼓励的话不想再说,恶心的连自己都不信了。还是不想让自己失去信心,纵使真的天下人都负了我,我也不能负我自己,我想靠着这个身体温暖我的灵魂,那怕我只是个佝偻的小虫。

TZ在南方好像开始明白我曾经所说的一切,但我也只有马后炮似的寒暄几句挺住坚持之类的狗屁,说的自己都汗如雨下。
JY在北方撑得也有了转机,希望他诸事顺心,万事以自己为主,马子算个鸟,回来兄弟给你介绍个极品,只可惜大哥我现在连个赝品都没有。
NK和CR在本土好好扎根,根深蒂固,开枝散叶,不说做到雄霸一方,至少也是风云柳城吧。
HH,顿时语塞。
PZ仿佛是在继续着我的梦,呵呵,好像越来越和我谈得来了哟,先不要急,说不定我也继续过来陪你的,你还是做好准备,虽然我现在还是困着的。
YH和MM幸福着要继续幸福,熬得两年就拨云见日了,就和你们的那位可以双宿双飞了,以后一起飞回来看我啊。
FZ加油,丰富的人生不是白过的,有料就一定不会无用武之地,兄弟还准备看你的好戏啊。

太多的人等我祝福,太多的事叫我牵挂,我却只有在陋室一角苟且地码字,寄托着没有油盐的内容...
只有音乐是我无法割舍的...
还有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