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歧视你们的歧视--
这肤浅的思维    单薄
羼弱得如蚂蚁之须
有时甚至空壳垒起空壳。

无端的热风举起貌似鲜活的谷粒,
摇曳的空心的旗杆。
甚至远方的清风紧闭了,拒绝到来。

我如一个俯视者,尽情嘲弄。
歧视者永远赋予自身被歧视的权利。
此刻,我行使权利了,然而
那位大爱者,在宝座上,
两指撑起他睿智的容器,
陷入了深深的--
头痛。

2011年1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