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贺文第一弹!祝亲爱的娘子生日快乐喵~~
在新的一年里每一天都要开心(的萌着社长和月月)!!

未来への渇望(表海)

 

第六节的HR课堂上,在填写完关于前途选择的问卷后,剩余的时间便留给学生们自由讨论。不过,大家谈论的,是和前途没有半点关系的个人话题。
有的在谈论最近的流行风尚,有的在讨论恋爱话题,有的在谈论卡牌游戏。同学们根据各自的爱好组成不同的小组,自由自在地聊着天。
不过,海马君没有加入任何一个讨论组,而是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写着什么,只能看见他的自动铅笔在纸面上流利地滑动着。

“游戏,你在干什么?”
“……啊,没什么。”

城之内君的声音使我回过神来,急忙把注意力转回面前的卡上。
我们之前正在讨论着卡组的话题。

“在看海马那家伙吗?虽然不知道你们前世的事,但现在还是不要和他扯上太多关系比较好。”
远远望了一眼海马君,城之内君用不爽的声音说。

虽然不知道城之内君不喜欢海马君的具体原因,但我大概能明白他的心情。
外貌出众、拥有惊人的财富和地位的海马君,几乎是每个男生“理想中的自己”的现实版。而且,海马君从未和谁特别亲近,旁人大概会觉得他是在轻视所有人。那种被“理想”踩在脚下的感觉,大大伤害了男性的自尊心。
城之内君大概因为还没发现真正的原因而焦躁着吧。

不过,我也在为海马君的事情而困扰着。

旁人如城之内君,在见过我的前世之后,都说着“我和他是好友”之类的话。
但事实上,我和海马君并没有过多的交往。
虽然前世渊源不浅,但在另一个我、阿图姆离开的现在,前世种种对于海马君来说,不过是决斗怪兽的历史往事而已。
虽然非常的不甘心,但是这一世,我和海马君的缘分似乎已经用尽了。我和他的生活除了决斗外,几乎没有交集。

这种事即使我再怎么不甘心也没有办法。

“那个,但是,海马君在写些什么呢?”
由于在校时间实在太少,海马君的座位被调到了最后一排。紧靠门边的位置相当冷,不过他毫不在意,只是安静地不停处理着文件。
“反正一定是公司需要处理的文件,社长大人即使来学校也是一心想着赚钱吧。”
“这么说话太过分了吧?”
听到杏子的批评,城之内更加不高兴,哼了一声把头转到另一边。本田苦笑着开始打圆场。

“海马也有自己重大的责任。要是海马公司出了什么问题,恐怕有上千人会失业流落街头。”
“那样的话干脆马上接受考试从高中毕业不就行了?海马的头脑也很好,为什么非要固执于学校这种地方?”
“中途退学会在简历里留下缺陷吧。”
“难道这家伙之后还想去大学,拿一份完美无缺的漂亮学历当装饰品?”
“或许,是想在学校生活中度过自己的青春时光吗?”

对于杏子类似青春小说的发言,众人刚打算评论的瞬间——随着椅子与地面的摩擦声,海马从座位上起身,把数张纸制品交给了坐在窗边的老师后走出了教室。
几分钟后,再次回到教室内的他把手机放进衣袋,开始整理桌上的物品。

“啊,还真是个大忙人呢——”

那样说着的城之内开始集中精神在牌组的调整上,不过,我仍是恋恋不舍地偷偷看着海马君的身影。

“即使只是一点点时间也好,我想和海马君说说话。”
我在心里悄悄说,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另一个我来接话了。
想知道海马君对前途,对未来的看法,想再听听他的回答。不过,答案一定是“在全世界建立海马Land”吧。

或许,还有“打败武藤游戏成为真正的决斗王”这一点吗?想到他可能也会考虑我的事情,心里暗暗高兴。但是,对于进入工作模式的海马君,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我和海马君除了决斗外很少能够相遇,在学校时也只能说上有限的几句话。虽然想要接近他,却没有办法。
不止一次的见过他如同暴风雨般激烈的一面,但是作为同班同学时,他是一个沉静的、存在感淡薄的人物,但却拥有着不同常人的迫力。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的存在。

一个散发着谜之魅力的存在。

授课时间结束后,海马君的部下、身着黑色西服的SP们来迎接他返回。留在课室值日的我握紧手中的扫除工具,目送着他的背影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