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息

韦白

 

浓雾中,我仿佛又听到曾祖父的叹息声。

那是一种冗长的空洞的

边界模糊而又指向不明的叹息,

就像有人在这浓雾中打拳。

这种叹息是本体的,来自一个人生命的深处。

过去我常常听到曾祖父坐在火炉边叹息,

垂着满是白发的头,膝边的黑猫

睁着迷离的眼。我总是不理解他为何叹息,

他衣食不愁,他子孙满堂,他身体硬朗……

但他总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

突然从他的身体里吐出一声叹息。

有时,光从那片亮瓦上漏下,

与屋里腾起的炊烟形成一个光的长方体,

他的叹息就像一片白色的羽毛在飘坠,

切割着那蓝幽幽的光柱。

有时,一只呆头呆脑的黄蜂往屋椽上钻孔,

他的叹息就像那黄蜂的嗡嗡声,拍打着空气,

并伴着一股抖落的沉浊的泥土味,

那是陈年的灰尘从屋椽上掉落。我现在

也已渐渐老去,岁月的灰尘已落满我全身,

一声无法抑制的叹息声,从我的身体里飘出。

世事更迭,身体不会扯谎,生命的辛酸

最终必将化作一声空洞而无谓的叹息,

就像月亮,最终要从乌云中钻出,并从乌云的

骨缝中射出凝睇。

 

2015-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