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p j harvey的缘故,我的身体变成了一座熔炉,烟雾在内部扩散着,以它自己凝聚着的某种形状。它们无法真正扩散开来,因为音乐牵系着它们,收拢着它们。

是那些黑暗的岁月,黑暗的日子,正如她的歌声一样。我是那样疲惫,我被那件小事笼罩着,微不足道却有如生死。

青春的碎片,就这样消耗在拥有音乐的房间里。有一天我们将老去,我们依然软弱无力,爱情依然藏在我们身后,它们历历在目,令人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