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还有理了

 

昨天大头的学校举办开放日,就是请家长来听课,每节课安排九个家长,安排我们听的是第四节“思想教育课”。

 

我跟家长们在走廊里等的时候,看见班主任正搂着大头说悄悄话,大头看见我,显得高兴极了。

 

家长们坐在挨墙放的一行椅子上,我坐在和大头相隔四组的同一排。

 

这节课是数学老师教,听说经常在课上写数学作业。题目是与动物交朋友。先观看了一个PPT 影片,然后老师提问,小朋友们回答问题非常踊跃,但大头一直背手儿坐着,不肯发言。

 

最后一个活动是让小朋友把自己喜欢的动物画下来,诚邀刚才没发过言的小朋友到前边作展示。有的小朋友很快画完了,有的一下画两只猫,还均匀地涂了两个颜色,大头那刚摔了腿打着石膏的女朋友正好坐我旁边,她举着一块印着小兔的橡皮左看右看,到最后也没落笔。我忍俊不禁。我伸头眺望大头,他也是一笔没画。我给他指指黑板指指书,表示他可以随便找一页照着画,他都摇摇头。

 

很多小朋友走到前边演示,他的摔了腿的女朋友紧紧捂着桌上的白纸,我想:以后再也不让他们俩每星期三一起去吃包子了!两个没用的!

 

很热闹的一节课结束了,大头小脸紧绷地跑过来,站到我面前,就哭了,我说:“这是怎么了?”他边哭边说:“我真的不会画。。。”我赶紧说:“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别难过。你是怕妈妈失望吗?”他使劲点头。我反复说:“真的没关系,妈妈都理解。”

 

我想别让忙了半天的数学老师看见,再有什么误会,拉着大头出了教室门,闻见饭味,一看,午饭来了,我忙招呼大头去拿饭,他表示还要哭一会儿,班主任过来了看到很惊讶,问:“怎么啦?”我陪笑解释说:“这孩子,没回答问题,后悔地哭啦。”班主任说:“噢!虽然我没看见你上课,你也没回答问题,但我知道大头一定特别认真地听讲,因为你是听讲最认真的孩子!”

 

孩子们拿饭,警卫催促家长离开,我顺着往外走,再回头,大头已经不见了。

 

今年春天很冷,校园里玉兰半开,在连日的劲风后,天空格外蓝,两个混小子在抢一根跳绳,索性扭在一起打了起来。我想着大头这孩子心重,我真不应该在课堂上没完没了给他使眼风儿,“鼓励”他回答问题。我自己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发言,至今记得小学同学嘲笑我:老师在前边问:三乘三等于几?叫我的名字,我咣当一下站起来:“脚!”

 

只要不被点到名字,我就绝不主动发言。不管是上大学还是公司开会或培训时,多少次感觉答案如仙人掌在食管处生长,但就是“打死我也不说”。

 

我在自责中上班去了。一直想:这孩子,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儿。。。

 

下午等到大头放学了,连忙打电话回家,问他后来怎么样啊?还难过吗?他说没事啦。我说: 妈妈真的特别理解你。所以妈妈早上建议你,一节课,回答老师最早提出的那些问题,因为通常都比较简单,回答完了,心理就轻松了,不然压力会越来越大,比如今天先答了“你最喜欢的动物”,最后就不会被老师点名要求一会儿来讲讲你画的动物了。这个慢慢来,先答了一两次问题,发现没那么可怕,而且感觉还不错,就渐渐习惯了。不管怎么说,妈妈今天不应该催促你回答问题,妈妈很后悔。

 

大头表示明白了。

 

我又问:老师后来怎么说啊?他说:“老师后来表扬了几个人,批评了几个人,还专门表扬我了。”我问:“啊?表,表扬你什么了?”他说:“老师表扬了积极举手回答的人,然后说,要专门表扬大头,他为了没能在课堂上及时发言,都后悔地哭了。”

 

!!

 

我说:“噢,这样啊?!是吗?嗯,行。这样也行啊?”

 

回到家我们又讨论了一下这件事。我问大头:你们每次思品课都是这样上啊?我记得你说常常写数学作业的?他说是啊!有时上着上着,突然!变成数学课了。有时一上来就是数学课。我问:今天的课,你们有没有事先准备过啊,他说:有啊。我们彩排过。 我微笑,成人的世界。

 

说起掉眼泪,大头说,他当时就是又生气自己没回答问题,又想到下了课妈妈马上就走了,伤心难过。

 

我这才明白,虽然孩子整天在学校里有同龄小朋友作伴,班主任也这样善待他,可是那种在外面突然看到亲人的感觉,和妈妈一起坐在课堂里的感觉,一定是像棉花糖融化,又甜又软又安心吧。

 

学校请填公开课感想,和对教学的建议和希望,我写了赞誉的话又加上:希望恢复以前的课外美术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