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麻主编终于将新房子收拾停当,邀请了我等一圈狐朋狗友前往祝贺。于是当天的聚会变成了京城媒体界最有文气气息的青年聚会——文青们搞到一起,不外乎吹牛扯淡弹琴鸣鼓,再加些运动看碟小料,给周围的邻居们敲山震虎一下。

下午到了麻主编家中,已有数位帅哥美女先至,没想到他们送的却是最家庭主妇男妇的家庭用品,净是些锅碗瓢盆等家什,还有微波炉等小型加电。哥们最文艺,送了一套魔岩三杰的唱片,附加窦唯两张单飞作品,好让麻主编能不时回味一下中国摇滚当年的盛世。

不过我们几位男同胞先约了去打篮球,于是等性浪的雷浪人先去占了地儿后一干人又杀到光彩体育馆篮球场。怎奈诸位都是参加工作后就没再怎么运动,少说也有个3年没摸过球,虽说基础仍在,可惜体力早已不支甚至透支。一场下来才打个20个球不到,就都歇菜了,喝个水都困难。我还非常丢人地脚抽筋了,个奶奶的,太失败了。所以最后诸位又决定去旁边的台球厅来点软运动调剂调剂,这又耗掉了一个小时。等回去吃饭,都8点多近9点。你看,文艺青年就是这么不靠谱。

在饭桌上,各位晃点周刊的美眉们还发动春季攻势,誓把北京怀疑报的贾主编给招安过来,引得名牌乐杂志的凯凯同志甚是妒忌:这等好事怎么都让你丫给占了?吃完饭回到麻主编的新家,各位又是笙歌跳舞自拍他拍等等等等,麻主编的老黄同志老夫聊发少年狂,与我等青年打成一片。

最后鉴于要给这个新小区树立麻主编的光辉形象,也好让麻主编夫妇能有个时间好好收拾被我等蹂躏过的新家,我们就依依不舍地撤啦。回头有时间再去麻主编家躁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