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南州六月荔枝丹》这篇课文挺无聊的。
一来,上海的学生对于荔枝常见常吃,阅读这篇文章并没有新鲜感。而来贾祖璋先生所引用的诗文本来是为了引起读者兴趣,但是我们的学生平时诗歌读得并不多,除了白居易的诗略有耳闻之外, 其他在文中出现的诗歌,其产生的阻碍要大于引发的兴趣。
这就是这篇文章的时代性问题。如果说就说明文上之,那么说明顺序,说明方法,顶多加上一个引用诗文的效果,这篇文章就可以上完了。对格致的学生来讲,这些初中难度的问题,稍加点拨,就可以顺利达致目标。那么,他们的兴趣在哪里?教学的重点在哪里?学生的反应让我找到了抓手。那就是文章的最后一句“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荔枝生产,应该能够逐步满足广大人民的生活需要。”
我让学生自读的时候,很多学生都不约而同地对这句话产生了兴趣——他们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接触过这样“傻”的句子。
其实,他们眼里的“傻”,就是这个文本的时代性。我们80后做学生的时候,应该不少接触到这样的文本:在文章最后总要加一句和社会主义现代化有关的语句,或者在译介外国思想作品的时候,总忘不了在前言里加上一句诸如“当然,由于作者的阶级局限性和历史观的问题,我们不能完全赞同作者的看法,甚至作者的有些观点是反动的,请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加以辨别”之类的话。这就是时代性的话语。学生没有或很少接触过。这就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所以在文章的传统重点研讨完之后,对于文本的时代性分析应该也是不错的选择。其实我们并不缺少这样的文本。科学小品文有贾祖璋,思想方面的小品文有邓拓。以后或许可以搞一个专题。即“十七年”文本、“文革”文本、“改革开放初期”文本的时代话语比较。
有点儿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