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救护车上海站,2010年12月26日下午2:30到5:45左右,以顶楼马戏团的《上海童年》尾声。(这首歌推荐一听,http://site.douban.com/topfloorcircus/,和周立波“笑侃30年”有一拼。)
佟妍是北京刀马旦唱片创始人,以前也不知道她,佟妍的专辑《南国》就是豆瓣音乐人网站里那7首歌,在现场卖的这批专辑是临危受命、提前制作,很是简素,50元,算作一种支持吧。
现场照片(豆瓣上):http://www.douban.com/event/album/39087059/?start=0
终于在现场听郝菲尔唱歌,情人,yellow boy(将是2011年3月新专辑中的一首歌),丝丝入扣。声音层次感强,细腻、丰富,要比CD上更动听。
参加演出的有:王天天,还没开演就自己唱起来了;冷酷仙境,挺酷,乐队调试乐器15分钟;周朝,吉他玩家,说话也实诚;水晶蝶-李大龙,也是组织者之一;王昊王厂长,很会营造气氛,唱的歌叫“洗脚水没烧”;番茄炒蛋,唱的歌叫“没头没尾的苏州小市民的爱情故事”,挺有趣;罂粟,看上去很拽的一个女生,貌似颓废,不过不是彻骨的,用上海话唱歌,但是上海话也老早走样了,我们这代说的上海话已经不同滑稽戏里的地道了,歌曲名字挺有意思“我听过很多牛逼的音乐为什么没有男孩子喜欢我”“我不要做阿乡”,她说她唱的是土摇,摇滚还有左摇什么的,我可是真吃不消的;最后是顶楼的马戏团出场,据说是名气挺响的,但我个人不太喜欢(除了最后一首《上海童年》),看他狂乱的往台下扔东西制造HIGH,总觉得这狂乱来得突如其来,很没有名头,乱砸东西就算高潮么。民谣救护车也不尽是唱民谣的,民谣好听。

image

《弹琴说爱》,表演工作坊作品。
两位非专业演员,东吴大学音乐学系副教授John Vaughan和盲人音乐家许哲诚,用音乐对话。
有一节是骂观众瞎鼓掌的,关键时刻的静止,等待从天堂落下的音符,观众一通鼓掌,简直可以谋杀音乐家。
有一节是说有些音符组合让作曲家爱不释手,譬如帕格尼尼的5个音(5-6-1-2-1),又出现在《国父纪念歌》、《修女也疯狂》、《壮志凌云》等主题曲中。
有一节是找巴赫的顽固低音,《哥德堡变奏曲》原来是首催眠曲,用顽固低音来催眠,我想不是音乐家是挺难在变化中找到这些顽固低音的。
有一节和观众互动,做五指练习,听上去难弹的乐曲可能并不难,有些音乐听上去舒缓,但用指的不协调,可以令弹奏者疯狂。
对巴赫而言最伤感的音乐是什么?他们说是结婚进行曲,因为巴赫生有二十几个孩子,每个孩子要结婚的话,现在的代价多高啊;对他们而言,最伤感的音乐呢?是“祝你生日快乐”,年过40,就不敢过生日了。
这两人太有天赋,钢琴弹得好,歌也唱得棒,尤其许哲诚,要在舞台上作出一连串表演,真是不容易。
表演结束后导演丁乃筝播放了7分钟排练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