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嫁人了,我多想这周能去苏州看看她,她是我整个中学时代的同学,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小月这个名字还是我给她起的,我说只有我才可以这么叫你,她也觉得很好。她笑起来总是弯弯的嘴角。后来我在学校门口碰到了她妹妹,没想到她妹妹也是笑起来弯弯的嘴角,而且她妹妹更聪明,要读博士了都。
        其实我觉得小月已经很聪明了,可是她的字写得不好看。后来她嫁给了我们班的一个男生,我记得那个男生坐在我旁边的旁边,他笑起来也是弯弯的嘴角。而且还很白净,可是他不太被人记得。其实我能记住的人也并不多,况且我就在那里呆了一年。我记得那年班长总喜欢在物理课上转过头来跟我说话,他说:“反正我不听也能懂,而你呢,听了也不懂。所以咱们干脆聊天吧。”我傻乎乎地边推眼镜边和他说话。然后我就被老师一顿臭骂,我好冤。
        我对那时候的很多事情还是记忆深刻,只是当我回家时,却很难找到谁谁出来聊天。也许是我人缘太差的缘故吧。好几对同学都毕业后兜了一圈又找同学结婚了,我本来也是这个策略,可是我回头得太晚,我想找的时候,他们都成双成对了,再一看,孩子都好几岁了,我真落伍啊。       
       我想去看小月,可是却找不到非要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