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9日

上午回家,我妈一个人在家。给她弄好饭。陪她聊了会儿。
出门奔世纪坛,《XXXX》录节目,我要采访的人都在,杀过去。和采访的人接头,临时增加了侯XX的儿子。三人中,他是和父亲相处时间最长的,应该有料。
......
来的嘉宾中有XXX、XX、XXX、XXX等国共高官的后代,这些在近期我都会一一采访。
节目快录完时,和晓鹿、海若回到公司,桌布带了两个人来谈事,我在一边继续做功课,做采访提纲。客人走后,我们一起喝酒,等桌布约的老爷子,期间,晓鹿和海若谈到他们近期将和小C去XX博物馆,我主动提出希望我也能去,因为XXX在节目中说他那里有三千名抗日老兵的手印,他手里一定有这些人的联系方式,多好的线索啊。他们也很同意我的想法。在工作上我要巴结点,所谓巴结,其实就是主动。
这里有非常好的葡萄酒,据说最便宜的三千块一瓶。是很好喝。
与桌布一起在旁边的上岛与老爷子聊天,老爷子的经历非常传奇。像许三多一样是部队里的尖子。小龙的《士兵突击》中很多细节都取材于他。
他给我推荐了两个参加过中越战争的人,但在我这里要往后放放。因为有很多年纪很大的人要先采。
他还会帮我联系XX的儿子。这让我眼前一亮。
......
现在是晚上四点钟了,我刚刚写完采访提纲,现在必须上床了。明天将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电视采访。

2008年3月30日

从早上七点四十出门到晚上十点半回到住处,将近十五个小时。
今天的采访进行的整体还算顺利,没有出现低级失误。三个人中,戴XX和谢XX讲得挺好,我跟他们相处得也不错。两人在采访中几度落泪,那都是在他们谈到自己的父亲或者母亲的时候。人对亲人的感情才是最真挚的。侯XX的采访不是很成功,我有时候有点摁不住他。他道理讲得多,事实讲得少,这个以后要总结经验。还有一点是他是最后一个接受采访的,那时的我已经很累了,自己的状态也不在最佳。
今天这样的采访形态不是一种常态,比较正常的工作方式是花上两到三天的时间对一个人进行采访。
采访完侯XX,给小C打了个电话,简单讲了一下我的采访情况,他说明天来会看看笔录或者带子。
......

两年就这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