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易中天的《汉代风云人物》开始,历史类的图书逐渐开始升温,到了易中天的《品三国》,历史类图书几乎成了一块炙手可热的山芋。这和央视“百家讲坛”的热播有着直接的联系,其他诸如阎崇年的《清朝十二帝》、毛佩琦的《细解明朝十七帝》等都陆续成书,引起了国人对历史类图书的大力追捧,也促使我们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落满灰尘的历史岁月,努力审视每一个王朝的背影和帝王的惆怅,与其他类图书作品相比,历史类图书更多了一份深沉和壮烈的文化积淀。

奈何江山晚唱


  从易中天的《汉代风云人物》开始,历史类的图书逐渐开始升温,到了易中天的《品三国》,历史类图书几乎成了一块炙手可热的山芋。这和央视“百家讲坛”的热播有着直接的联系,其他诸如阎崇年的《清朝十二帝》、毛佩琦的《细解明朝十七帝》等都陆续成书,引起了国人对历史类图书的大力追捧,也促使我们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落满灰尘的历史岁月,努力审视每一个王朝的背影和帝王的惆怅,与其他类图书作品相比,历史类图书更多了一份深沉和壮烈的文化积淀。
  严格来说,历史类图书热销的源头并不在易中天,推前一些,电视剧《汉武大帝》作为央视2005年开篇大戏的播出,以及《大汉天子》第三部的开拍,使得汉代题材的作品明显开始升温,就在此时,一部汉代题材的长篇历史小说《亭长小武》的横空出世无疑令人充满热切和期待。
  再往前看,早在1984年,二月河出版了帝王系列中的长篇历史小说《康熙大帝 》(四卷本),在海内外引起震动。1994年2月,中央电视台开始在黄金时间播放根据《康熙大帝》改编的在大型电视连续剧,获观众好评。之后,二月河笔耕不辍,继《康熙大帝》之后,《雍正皇帝》、《乾隆皇帝》陆续出炉。据说,二月河的这个帝王系列已经再版了十几次,每套书的发行量都在100万册以上,从而拥有了庞大的读者群。
  当然,二月河的帝王系列陆续出版和畅销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在那个时候仍是出版社一统天下的局面,此后,书商的介入使得出版市场逐渐开始了微妙的变化,出版社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书商则凭借他们灵活的经营方式成为图书市场中最大的潜力股。据统计,现在市面上的畅销书有75%以上都是来自私人的工作室或图书公司,只有极少数畅销书在少数几大出版社手中,其他中小出版社的生存步履维艰。
  做出版的人几乎没人不知道60年代诗人张小波和70年代诗人沈浩波。张小波在1996年策划出版的《中国可以说不》,狂销了300万册,是中国图书商业运作的标志性事件,或者说是畅销书的一个经典案例,成为图书出版界里一个无法遗忘的神话。而70年代的后起之秀沈浩波则慢慢走出张小波的阴影,开始了自己的图书出版生涯。从春树的《北京娃娃》到孙睿的《草样年华》,再到李傻傻的《红X》,他把青春小说文本以更大力度地推向了市场的舞台,成为2004和2005年的一道极其闪亮的风景。在2005年初,沈浩波抛出了《诛仙》一书,更是成为玄幻小说的领头羊,引爆玄幻小说的热潮。
  扯得似乎有点远了,话说回来,随着易中天《品三国》被上海人民社以100多万的高价买断之后,历史类图书的热潮几乎以席卷天下的速度在市场上蔓延。也就是在这种氛围下,沈浩波像抛绣球一样再次抛出了一本有点无厘头风格的长篇历史小说《明朝那些事儿》。坦白地说,沈浩波能够在图书市场上造势,但他没办法改变文本的优劣,《明朝那些事儿》一度叫嚷着是目前惟一一本能与易中天的《品三国》一较高下的图书,事实上真是如此么?所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笔者曾慕名之下,翻看过这本书,结果大失所忘,其中文字实在太过粗糙,多有玩弄技巧之嫌,跟易中天相比,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想必作者缺乏深厚的历史底蕴,更缺乏学者的谨慎和深入,因而,作者留给读者的就只能是明朝浮光掠影的旧事和苍白粗糙的文字。
  说到这里,我当真要向广大读者介绍我的一位朋友,一个混迹于诗歌江湖的东北胖子土豆。早在此之前,他曾断断续续地撰写他的另类文本——《人间雌话》,现在是边做图书边写历史,书名就叫《奈何江山唱晚》,写也是明朝的一些破事儿。这让我充满期待,相对来说,我对土豆的文字更有信心,在他的身上你可以看到他才气逼人的棱角和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