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日记的这个时候,觉得和平时好象不怎么一样,往窗外一看,工地上漆黑一片,寂静无声,才感觉到:没有噪音的生活,反而变得不适应了。    
  工作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怪事,好几个PSD文件突然就消失了,为了这个我多干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应该不是我删的,诡异。
  昨天和黄泉黄泉老婆还有黄泉的异地朋友吃饭,武汉来的。异地朋友没见过我,却从黄泉的回忆录上知道我,所以显得不怎么生分,算得上是一饭之交。分手的时候,叫我下次去武汉联系他。    
  我很满意我最近买的D级战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