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翻博客,发现很久,几乎有整整一年没写,这都是被微博害的,而最近微博也没怎么写,这都是被微信害的,所以还是要启动白纸存盘模式,才能将记录大头成长的好习惯延续下去。

 

  1. 关于IPAD 的谈判

 

这不是关于什么时候看,每次看多久的谈判,因为经验已证明如下几点:一,这就是家里的巴以冲突(哟您国际政治学得还挺好啊,什么意思啊,意思就是根本谈不拢, 谈多少次也无法达成一致,只能带争议生活;)二,为什么电视剧里的美国总统都奉行不跟恐怖分子谈判的原则,就因为:对方不讲信誉,对方会变本加厉,对方会得寸进尺。

 

今天要讲的只是关于下什么样APP的问题。

 

每次有同事跟我说家里宝宝好聪明,手指一滑就能打开手机,我都没好气,都在心里暗笑:醒醒吧,这叫聪明? 真正的聪明是我家宝宝这样的好吗?

 

大头经常过来跟我商量:我想下一个099,通常是一些彩蛋花朵什么的,我也都同意了,也常问我生日可不可以下一个299,399,我问什么叫299,399,是2.99, 还是29.9,他说是后者。我说绝对不行,我绝对不允许花这么多钱在这种虚无缥缈的网络游戏上。

 

有一天大头让我输密码,我也没问就输了,后来收到银行短信,收了我256块钱,我问他:你买了一个什么东西?那么贵?他很不好意思,我表示下不为例,然后问了问这笔巨资带来哪些好处,他说他特别高兴, 一下让他在某某游戏升了两级,有了什么什么装备。

 

这天他又抱着ipad来找我,想下一个600块钱的东西,我回答绝对不行。他说可是真的很想要啊,还哭了。还一直问为什么不行。我拿起手机说,你知道这个爱疯手机我用了多长时间了吗?三年。在第一年之后的每个月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换一个更好的。但事实是到现在我都没有换iphone 4s, 也没有换5, 也没有换5C, 更没有换5S。 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每周都在考虑要不要换了。所以你问我为什么不行,我只能告诉你,大多时候人就是要这样生活,不断跟自己的欲望作斗争, 不断衡量值不值得,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不断地,想要-衡量-放下,这就是自控,在很多时候,自我控制是有美感的。是必须的。就像一个优雅的演员那样。

 

大头还真就放下了这件事。

 

 

  1. 在自己的城市旅行

 

五一假期,决定留守京城。4月30日晚有一搭无一搭查阅郊区客栈情况,发现,就连和爸爸墓地一尺之遥的一个小度假村都满房了,而且价格比我们公司的五星级协议酒店还贵。

 

不能出去旅行的时候,咱们就自己花钱去协议酒店住一两晚,美其名曰是在自己的城市旅行。发现,还是有很多值得纪念的小事的。

 

一是带大头去游泳。偌大的阳光游泳池,最开始只有我们一家,后来才三三俩俩来了几家人。别的孩子都是游两圈就跑到旁边的儿童池嬉戏,只有大头,一入水就如老僧入定,乘风破浪而去,直下三十圈,大概在1000到1500米之间。

 

大头曾是深得教练喜欢的乖孩子,学会蛙泳后,一直没有机会把仰泳和自由泳学完,教练想起来就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再去。有一次大头游着游着说肚子痛,教练让他上岸,结果他没来及上岸就吐了起来。教练后来后怕道:“这也就是他。他平时乖、听话,所以他说肚子痛,我就知道是真痛,不是偷懒耍滑,有些孩子说肚子痛,我照样儿让他接着游去。 ”我回来跟大头说:“你看,这就是做一个诚实的被人依赖的好人的意义。 ”

 

在酒店吃自助早餐,总是想起亦舒说:“在香港半岛酒店吃西式早餐,觉得,活着还是好的。”大头因为游了泳,也吃得比较多,不像小时候只肯吃凉的、炸的。我很高兴。出来到电梯间,看到那里平白站了很多服务员,原来是对面的一个电梯锁住了,服务员正隔着门安抚客人:“您别害怕, 马上有人过来修,马上给您开门。”我们这边的电梯开了,我问大头:“如果你在电梯中,电梯突然出事锁住了,你怎么做?”,他想了一下:“拍门!”“错!”,“按警铃!”“对!警铃在哪儿?”他找了一番:指出正确位置。“很棒! 记住, 先按警铃,再拍门, 不要喊叫, 不要大口呼气, 电梯里是有足够空气的,不会憋死人,记住这一点,不要慌张。” 同梯陌生人看着我们,有点惊异。

 

我一直跟大头讲,我唯一在乎的,只是他的健康和快乐。所以要多搜集常识,任何时候都要平静镇定,大呼小叫浪费体力,且与事无补。

 

北京这两天傍晚总是下一场太阳雨,雨后天空绮丽,蓝紫色乌云翻卷。我站在长窗旁,真心觉得平静惬意。为大头照下一些照片。生长于镇日面对镜头的神经病家庭,现在的孩子们都很不耐烦照相,大头的照片,已经到达黑市价五小时ipad一张的地步,“付费”时我只好告诉他“虚了, 没照成, 只有这一张没闭眼, 那,你看。”

 

以前住酒店,我总是锁定HBO, CINEMEX, 实在没好节目,看看探索、国家地理也好,现在由得他们看央视烦乱电视剧和动画片,于是就看到成语大赛,边看边“笨蛋!笨! 笨!”“好!很棒!棒”地评论。跟大头说:“我要是去参加,一定是个好队友, 因为我擅长比较准确迅速地描述一件事,像这个,千万不要说那些废话和口头语。”大头认真看了,并预报下一场是在5月16日。

 

退房时我ROSS上身,向大头演示酒店什么可以拿,什么不可以:“这些,小瓶却香香的品质很好的浴液、小肥皂梳子剃须刀都要, 舒杰面巾纸和多的一卷卫生纸,要。 便签纸要, 圆珠笔要, 洗衣袋要。。。哎,以前他们都给布的,现在节约成本用无纺布的了,那也要。 这些这些都不可以拿。”

 

结帐时发现,早餐没有入帐!我鼓鼓嘴没有说明,晚上向上帝忏悔了,谢谢您的大便宜,希望以后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