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阳台(这不算什么)

我坐在一堆诗歌上

缅怀云彩

但我先想起几个单词

 

一滴水从云端伸出一只脚

我说,你好

海市蜃楼

你我还是朋友吧 应该继续喝酒

 

我拿诗歌打扫灰尘

诗歌很高兴

灰尘也很高兴

大家又唱又跳

其乐融融

 

诗歌还自己编成了辫子

并故意扯断橡皮筋

就象春天的消息刚发芽

人们这时就都围过来了  

哪里哪里

哪里是春天

 

这些人都不讲理

他们通宵达旦

自顾自地玩混凝土

不惜在深夜

敲打钢板上面飞鸟的神经

我孤独得胡乱回忆一种哭的姿态

(那时候旱涝保收)

(那时候冰清玉洁)

就坐在那一堆诗歌上

不肯下来

一心一意地念:

  满眼星光灿烂

  满眼星光灿烂

 

这些年人们用身体扫地

我只学会了拿诗歌打扫灰尘

搞得自己蓬头垢面

不是因为我缺乏心机

而是这样一来

我可以假装闻到了泥土的芬芳

 

我又看见大家都在用前额

顶撞那些漂浮的尘埃

你顶过来  我顶过去

煞有介事  乐此不疲

 

我就开始了日常的抗议

“你们这些闪闪发亮的臭水沟!”

但我忘了下面该说什么

一桶牙齿就哗哗哗泼下来

满地的牙齿走来走去

那个疯劲儿啊

 

正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呼吸灰尘是接近大地的理想状态

狗娘养的

我们来一同迎接朝阳

(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