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湖轩,零落的竹叶恰似屋脊上昂首挺立的鸟雀。
image

小桥下的流水娓娓倾述着未名湖水对雨雪的思念,这场雪带来了真正的春天。
image

是哪只胆大的鸟儿光着脚丫出门看雪去了?也不怕冻坏了小爪么?
好在这家伙春节时没吃变体型,不然定会栽进雪下的薄冰,成超市里的冻鸡一只了。

image

桥下的流水和冰雪中,看似你侬我侬,实际在暗暗较劲,不知会是冰的寒冷冻结了水,还是水的奔放解放了冰。

image

骑着扫把飞驰的雌性动物不仅仅有女巫,也有飞天大老鼠。喂都要撞山头了还这么傻乐?

image

据说这种生物学名叫竹鼠,以体型硕大著称,多隐于山林,遇灾年则化身为女学生混入学府食堂谋食。
image

不信看对比图:
http://news.csonline.com.cn/society/200902/t20090217_9111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