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老L又出差去了。
我和下属又吵了一架,虽然他名义上是下属,实际上就是个普通同事。
算了,反省自己的情商先,不够淡定不够淡定。
在网上搜平息怒火的方法,分别有,避免法,转移法,升华法。
我想避免法大概就是不要看到伊的脸,最好把伊调离我的部门,
转移法就是我看看新番旧番补补小说,
升华法就是好好看看GCT的书准备备考,
这么一数,考,我都做了嘛,虽然不够彻底,嗯,先肯定自己一记然后再接再厉。

这周在补幸运四叶草,有时候一个人在家也很舒服,想玩啥玩啥,没有人抢电脑抢电视。
安达的故事总是笑和温暖和寂寞并存。
昨晚因为吵架的事心情很不爽,简直要像韩剧里的阿姨一样抚着胸口不停地说,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前阵子看了点松药店的儿子们,还挺好笑的,我喜欢芒果台版的,应该是台湾配音的,嗲嗲的,但是配这片子刚刚好。
然后11点多上的床,可是不知道究竟翻滚到几点才睡,根据早上起床的状态,估计快要两点了。
中间掏出大P来一会听歌一会看文,
现在还是只能看老文了,翻出蓝淋那几篇再次温习,有些句子读几遍还是那么虐啊。
最近都快要对bl文失去兴趣了,H什么的也有点腻味了。

上周末孕检去了,因为送检的J液有时间限制,老L很搞笑地带了大P在厕所里想法把他的遗传因子弄出来装在瓶里,想到就可乐。
话说这孩子的口味其实也挺重的啊-_-
生日的时候换了电脑,花了3000多大洋,总算把那台让人抓狂的组装机淘汰了,配件老李发了帖子在卖。
但是由于他近期出差,卖卖停停,本来我可以代卖,但是有男学生娃子嫌弃和妹子做买卖,我靠!
我觉得我和对门的女生大概属于不来电的类型,sigh。
换了电脑以后下了个游戏trine,作弊升了级(不然铁定玩不下去)玩了两礼拜不到,现在又有点意兴阑珊,
因为即使做了弊,玩到后来也还是觉得颇有难度,跳跳跳地无论如何跳不到目的地这感觉是有多抓狂。
还是生日的时候,买了一对小招财猫手链,一根项链。

已经是夏天了,汗流浃背。
又要开始撸腿管子拔腿毛了,真是项庞大又痛苦的工程。
而且夏天的衣服也要收拾出来冬天的衣服鞋子也要收拾进去,还有蚊子也要开始猖狂起来了。
前阵子的追求是牛蛙,吃了4顿,现在好像有点消停下来了。
体重现在在80线上徘徊,这有点太轻了,要注意健康了。

上次和爸爸通电话,他说许阿姨的儿子给我发短信我没回,一我真没收到,二我估计收到了我也真不知道回啥,
那孩子的空间照片怎么看怎么有点非主流做派啊,嘛,算了,我自己也非主流过。

最近还在看飞鸟集,断断续续地,很舒服的句子,就是我的阅读速度有点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