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南锣鼓巷里的树是不是槐树,只是让我想起了这句话。
巷子很长,女士不宜穿3-4厘米以上的鞋。
小路两边门脸稀稀疏疏地顺着巷子排到看不尽的深处。
巷子中偶尔弥漫着店里飘出来的薰香以及北方老城夏日特有的几分躁气但仍恰到好处。
大多数店等到日上三竿才开门迎客,店主竟多是和蔼友好的,这使平日里应学生身份大受冷落甚至白眼的我们如遇春风般愉快。这大概是因为来此处的多是外国佬,闲适的消费者促进商家也保持了分平定的心。(当然也只是多数只是多数)。其中映像最深的是一家叫与穆(繁体)的店,外屋多是本,明信片等纸质品,性价比在同行里算是很不错了;里屋有一些水管造型的灯架,极尽可爱与新颖!还可以定做纸本封面将小俩口的摆在皇服里头上顶着“正大光明”的牌坊,效果脱俗。
等到劳累过度的信号由脚部感受器沿传入神经送到大脑皮层时,咖啡馆总是不错的选择。价格相差不大环境各有千秋。
这让我想到丽江古城,但环境若此在东城不多见,所以不像丽江变得开始做作商业外雅实虚。
还有一家剪纸店也很独到,店主是个看似工艺厉害的老头但好像冒着股舍我其谁的劲儿。
穿过鼓巷的横向鼓街也不错,有家烤鱼店的金针菇卷美味无比,“孜然和辣椒恰到好处”丁字裤小姐曰。
沿着鼓楼大街一直走就到了交道口,说起交道口便不得不提起concertino.这家全城无敌的协奏曲笔记本咖啡酒吧是我的最爱之一。和与穆的中式风不同更偏欧式,价格也更贵一些。买的东西少而精还可以看到些独立电影,必杀技是使人顿感脱俗一回。
鼓巷的衣服多数都是小姑娘穿不出味的,看即可。

今日携友曰丁字裤者同游此佳处,感溢于胸间,遂记一博以抒怀。
心窃念待某日一探前门,八大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