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宋长羽。

        不过一个夏日午后,不过几杯淡淡的小酒,不过一点抑郁的
心情。那个坚强的长羽哥就这么突然离开了。永远离开了。
        你就这么走了,37岁,留下8岁的儿子和你悲伤的家人。

        你就这么走了,带着永久的遗憾,带着对健康双腿的永恒向
往,永远的离开我们的世界。你走的很突然,心肌梗塞。也许没有
过多痛苦,甚至连身后事都来不及想。

       只是,这样突然的离去,让我的朋友情何以堪?

       坚强一点,再坚强一点。我好心疼你,心疼你频繁失去挚爱的
苦痛和压力。心疼你肩上越来越重的责任和义务。心疼这个将亲情
和爱情看的重于一切的朋友!但是我却完全无法分担你的苦痛。

       人到中年,为何死亡离我们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