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3月1日星期天,本市天气是阴转中雨,最高气温7摄氏度,最低气温2摄氏度,东北风3-5级。请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注意防寒防潮,出门要带好雨具……”

雨已经绵延了大半个月,冷暖气团依然在城市上空鏖战,未来三天天气还是以阴雨为主,什么时候出太阳不得而知。仿佛被这消息打击了,走在路上的人们的表情也被雨水冰冻,怎么也松弛不下来。

“啪嗒。”冒冒失失的男子一脚踏进路边的积水,溅起水花一片。

“哎呀。”路边的女子轻呼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男子连忙道歉,就差没有九十度鞠躬。

“没关系……”女子被他憨憨的样子逗乐,抿嘴轻笑。

男子被这春风一笑打动,对女子添了好感。

春寒料峭的早晨,两人在河边开始了一段共同的散步。

“你要去哪里呢?”男子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随便走走。”女子答道,一只手拈着潮湿的衣角。

“真巧,我也没有目的地,走到哪算哪。”男子说。

两人相视一笑,发现彼此居然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衣裳,都是空着双手,没有带包,也没有撑伞。

“我觉得雨中散步很浪漫,虽然好像有点老套。”男子有些难为情地说。

“我不知道这样浪不浪漫,可我也很喜欢,皮肤感觉凉凉的,无拘无束的感觉。”女子微笑着说,一边伸出双手,仿佛要拥抱绵绵的雨丝。

他们都穿得单薄,女子的嘴唇甚至泛出淡淡的紫,然而两人都显出快乐的神情,这是属于同类的,心有灵犀的神情。

“虽然有些冷,可是毕竟是春天了呢。”两人走上一处栈桥,女子望着岸边柳树萌出的青芽,感慨地说。

“是啊,我昨天还看到桃花的花苞了,粉白的一大片。”男子说。

“还有迎春花也开了。”

“是啊,还有春梅。”

“还有木兰。”

“还有蔷薇!”

“还有梨花!”

“还有、还有油菜花!”

“……”

“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静默片刻,又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惊起几只在檐下躲雨的小麻雀,几个匆匆而过的路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你看路过的人,他们一定不知道我们在笑什么。”女子轻喘着气说。

“他们怎么可能有我们的默契呢?”男子温柔地望着她。

“是啊,真神奇,我们明明今天才见面,却好像认识很久了。”

“多好,在春天的细雨里相遇,人们早已不相信的故事,发生在了我们身上。”男子轻轻握住女子的手,触感一片冰凉,仿佛没有生命的义肢。

“我们要感谢,春天的奇迹。”女子含笑望着男子。

突然她拔足狂奔起来,在乱石垒成的河堤上步履轻捷,仿佛一只翩飞的白蝶。她一边跑,一边回头叫男子:“今天就在春天的怀抱里放纵一回吧!”

男子愣了一下,继而露出领会的笑容,也开始奔跑起来。

两个人在迷茫的雨雾里飞奔,好像忘记了城市舞台灰色的背景,重新回到人类初生的、无拘无束的荒野……

 

“下面播报本市新闻:今天下午三点,在本市景观河南段发现两具浮尸,性别为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也没有搏斗痕迹,警方怀疑是情侣游玩时不慎落水身亡,望知情者与本台联系……”

“老张啊,听说你今天看见这两个人的?”

“可不是,在河边狂笑,跟神经病一样。”

“老张你还真猜对了,那两个可不就是市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

“什么?真的?!”

“骗你们干吗,我姑妈的邻居在精神病院看大门,他亲口说的,错不了。”

“我就说嘛,这种鬼天气,正常人都躲着不出门,只有疯子才乱跑。哎,老王你说我们要不要给电视台爆爆料啊?”

“算了吧,电视台的电话永远是打不进的,我想反映小区楼房漏水,不管什么时候打都没人接……”

“好了你们两个安静一下,天气预报要开始了。”


“下面播送气象预报,本市明天小雨转中雨,最高气温六摄氏度,最低气温三摄氏度,偏北风4-5级……”

寒春,还很长……

后记:好吧,这篇根本不算小说的鬼东西是我的发泄之物,这种粘嗒嗒湿漉漉阴惨惨根本没有一丝春天气息偏偏草木萌芽花儿开放的天气在持续个几天,我也要变成神经病了,老天求你别再流口水了……我要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