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98世界杯的人们一定不会忘记那些在我们记忆中铭刻下永恒魅力的时刻仿佛是在昨日,不会忘记尼日利亚三度落后三度扳平最后反超西班牙的酣畅淋漓快若流星的生死对决,不会忘记英格兰与阿根廷激情四溢犹如火星撞地球般的惊天一战,不会忘记一袭橙衣的博格坎普击溃阿根廷那一气呵成的一卸一扣一挑,更不会忘记决赛中齐达内几乎以一人之力战胜如日中天的巴西队那两粒头球惊艳。那是个打法华丽进攻盛行的时代,同样是个人英雄主义大行其道的时代,巴蒂、奥特加、里瓦尔多、罗纳尔多、菲戈、劳德鲁普、哈克。。。。我们看到屹立在世界足球之颠的高卢雄鸡春风得意马蹄急,也看到金童皮耶罗、劳尔、欧文众望所期风度翩翩而来却不得接受离场时的黯然神伤,对于一个喜欢足球的人来说这一切都堪称完美,并且在时光荏苒中历久弥新。

那时我大学在读,和众学友守在电视机前华山论剑,相互之间没少赠送给别人以热情洋溢的唾沫星子,那时我的最爱是无冕之王荷兰,记得半夜起来观战半决赛荷兰VS巴西,橙色军团最终在无比残酷的点球大战中不幸败北后,我盯着屏幕喃喃自语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之后退求其次,做了法国队的拥泵,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法国队在夺得世界杯之后连战连捷,再夺欧洲杯,一时间无所不能,成就了足球被发明以来前所未有的伟业。可待到02世界杯,风云色变,缺少齐达内的法国队其战绩之差竟与中国国家队不相上下,小组赛一球未进被淘汰出局,夺冠大热门阿根廷队命运差相仿佛,而其余强队如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竟然兵败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竖子韩国队之手,实在令友邦之我等球迷惊诧!这就是98年风光无限的偶像们的黄昏吗?

02以后,98一代的法国队员又有数位重臣退隐江湖,古典主义大师齐秃、中场永动机马克莱莱、后方核心图拉姆以及利扎拉祖。我心想,俱往矣!红颜易老,英雄迟暮,一个时代逝去了,曾经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法国队更是每况愈下,这次竟连06世界杯预选赛都步履维坚,难求一胜,呜呼哀哉!

生死存亡关头,举国人民又想起了齐祖,他是精神领袖,他是救世主。好了,现在终于看到齐秃在众望所归之下率领一众哥们上演了一场“复出”的好戏,可谓“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借用周星弛在《唐伯虎》中的话来说是“何其壮观!”王者归来,遂了所有人的原,能再次看到齐祖和维埃拉、亨利、特秃、黑图、马克莱莱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当然是余所愿也,不过心喜之余不禁为偶像作一些杞人之忧,廉颇老矣,以今33岁之高龄再要力挽狂澜,不知可否?即使预选赛能出线到06年又长了一岁,虽负绝世武功,但以此老迈之躯演绎充满艺术化的手工制作风格足球,能否对抗现代更注重整体犹如机械化作战一般的对手?像他这样已经获得大满冠,被封为史上五大球王之一,唯一一位在位(现役)球王的巨星(世界杯、欧洲杯、冠军杯、洲际杯、联赛杯。。。)还图什么呢?真担心一不小心反而弄得晚节不保,未能善终,尔曹身与名俱灭啊,再用星爷的话:这么搞也不是办法吧。可他却说:我不是救世主,但是祖国在召唤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吗?没有!天佑齐祖,天佑法国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