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下午出发,去了一趟遂宁。

宝梵寺真是好地方,高速路下来200米上到山路三米多宽,两边芦苇高到遮住车身。处处都有农户散居,并不是富裕的地方,但南方是能活人的。南方人不知足,西北的苦是寸草不生,绝无活路。四川人到岭南讨生活,不值得。当地人说再过两个垭口,就到。这两个垭口也真好。壁画也好,虽然风格杂糅,但杂糅不是坏事,追求不杂糅才是真正的匠气。寺不大,人也不多,讲解人就是护寺人,可能教育程度不很高,但是他有自豪,所以听着比专业而的讲解员好太多。

下来去到赤城湖,和YY到湖心岛走了一圈,是有些荒废的样子,也不算景区,但是市民愿意来就来,这样的小城才有魅力。然后去到路边一家店吃饭,XY的朋友LL来,其实已经读过他的书,见到人还是意外,因为比想象的要有活力得多。当然体制是害人的,至少害身体。之后去遂宁城里坐坐。

到这里才知道XY为什么是这样的人,又明白,为什么她会离开,毕竟不是她呆得住的地方。但这样澹泊的人,也哪里都留不住她的。所以其实无所谓什么地方,也太没法要求了,因为无论怎样都没有合适。今天去了博物馆,宋瓷多,也有珍品,但种类太窄,毕竟是地方博物馆。四川这方面做得太差,陕西就厉害,自然陕西历史厉害,但更厉害是陕西师大有黄永年这样人,又隔壁甘肃有敦煌研究院。四川毕竟不是文化大省,虽然自以为是,可能是文物大省,但没文化。这样蒙文通先生及其子孙,又该多难过!

下午见到SY,一起吃饭,他和我认识时还是小孩,所以见我总是怯,这样的话,总是我不好。以后要改。现在想睡觉。真是累。贴几张照片,最近对技术很热中,攒钱买个好机器。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