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th  May  11:56PM  London

内天在South Bank进电梯,门关上时扫见几个老外走到电梯门口,就又按下开门键(话说伦敦豪多老楼里的电梯,按键只有楼层没有开关门键,只等自动开关,想必古时候的生活都不着急不着慌的),第一个老外进了电梯便跟我说thank you


一起进电梯的统共仨,一伙的。最后一个上来的上下打量我后,微笑着冲我说了句什么,俩同伙也笑着看我。不是英语完全没听懂,几个人笑得我都有点儿毛,但我还是回了个微笑,没说话,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每个人都有点儿尴尬。


转了目光看大恐龙,他一脸绷不住的坏笑。我心里这骂他,这几个是差点儿意思,明明白白看见母们一家三口还跟我逗。但那也不兴大恐龙酱的,直接把笑话人的态度挂在脸上,太不含蓄了也,真米国。



刚才跟大恐龙聊起四处我被当作日本人,大恐龙忽然兴奋地说,对对,你记得那天电梯里跟你打招呼的吧,也把你当日本人呢。我糊涂了,说你怎么知道的?大恐龙说,你没听见内人跟你说日语啊?大恐龙回忆着先把自己逗笑了,喘过气儿来说:“It's all kinds of funny! Not only he thought you are a Japanese, but also he said撒优那啦to you!”



学好外语多么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