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盛夏的早晨,我坐着,看脚下川流不息的车子,思考人生。
  
确切来说,是发呆。

   欧洲杯终于结束了,像做了一场甜蜜而又充满纠葛的梦,在某个早上,骤醒。睁开眼睛,赤裸裸地看着这个世界。

   每天都在重复着这个叫编辑的工作,这个叫编辑的工作每天重复的是复制、粘贴、删除、恢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消磨键盘和时间。
   
很多事情拖了很长很长时间,寻找一切可以逃避的理由和借口,不能逃避的,还是自己。

     这个绚烂的盛夏,过去和将来在蔚蓝的天空断裂,只剩下浅浅的云。

   而我,是天上,穿着裤子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