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7天,记一下流水账。
看了《画皮》,期望过高,失望有点。回来途中别人送了我一支向日葵,放在桌上的向日葵感觉真好。阿尔的小屋里是不是总是摆满了三五朵向日葵呢?
逛街的时候超级泛宝石蓝色,辛辛苦苦卖衣服的钱都被我败光了。后来还是觉得批发市场的衣服那个便宜呀。
滨江森林公园确实不错,看到一望无垠的江,觉得心胸都宽广了不少。菜包的拍照技术也确实可以让他自恋一下。
阿姨包的饺子很是温暖。我越是去他家,越是觉得我有做一个旷世好儿媳的潜质。
最近泛许三多,和菜包一起看的时候,觉得对他又多了了解,可爱。
偏见是要人命的,尤其是一刚开始好的偏见。因为不好的偏见是可以保护自己,而好的偏见只会葬送自己。
见了几个高中老同学。发现外滩有一个看江景的不错的平民地。
向日葵枯萎了,换了紫色的郁金香,觉得那花太娇气,还是非洲菊好。
用一天半的时间看完了《玩笑》。感触太多,反倒无从下笔。只觉得自己还是和作者隔了一层,无从领会作品的深意,只会越看越恨。
在salabim喝涨价不少的牛奶,偶尔小资的感觉说不上来。在乡下的时候人说你小资,在城里的时候人说你村姑。这个identity还真是很难找。(所以,我打算用适应一个人的方式去适应一个城市。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汲取以前的经验教训小心前行)对不起,括号里面的话删掉。我打算守住我自己。当全世界的人抛弃你的时候,我还有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