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无聊,在家看快男。我会一会喜欢这个一会喜欢那个,没什么长性。但是讨厌的总是挺恒定的,那个吉杰,能不能补完牙再上台?他一扭动身子我就想起杨坤,好象一条直径二尺的九节鞭。唱歌演戏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总不是个正经工作,以色事人,色衰而爱弛,像王铮亮唱功是很好,可他有一个那么体面的工作,玩玩就可以,干嘛非得干这不靠谱的职业呀?甭看那些人一首歌唱十年赚得不少,花的也不少呀,还要冒着染上毒瘾及各种足以倾家荡产的不良嗜好的风险,红的时间远比不上当壁花失落的时间长。那么虚荣的一个圈子,嘴里都喊着音乐梦想,出名发财才是终极梦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