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三巡,诗非诗——2012.8.28

1 虚空

起初,在圆的中心
房子与世界是一个巨大的隐喻
我是一个巨大的隐喻
方盒子变换景色
咒语时时失效
操控恐惧的人制定规则
墙壁和性的手势
真相时隐时现
世界是一个失控的螺旋
幻境考验失去内心的人
沉下去的也可以变得轻浮
强大的很微小
一片片剥落的时间里
起初,空无一人

2 混沌

“他的确是个薄情寡义的人。
对吧?”同学K突然对C说
惺惺相惜地。
C显得很茫然:“这个世界一直很混沌”
“暧昧不明”——这是Y的定义
“但是很亲切,包括陌生的你”C补充说
“你从来不是这副样子吧”

沙子和花构成了迷宫
香气和游离是永恒的秘密
阳光明晃晃的
在这里却一切阴霾
这是她的障眼法
跳闪烁之舞的女人再一次成为少女
城堡拆了又建
塌陷一直在发生

L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吗
(这让C也常常觉得奇怪)
他扮演各种不同的角色
花衬衫似乎是一个不良的信息
他嬉笑着,时间就会倒退
不可道明的是热带花园

Q又失踪了。虽然这一次她假装成了Y
生完孩子的Y站在田间的小径上
“我只是走走,走走就回来了”
Q的出走是一个静止符
C跳了过去,时间就开始扭曲

——要用荒谬调戏这个阴郁的世界。

领导者H,或者是W?
木头永远彰显于奴役
暴力和恐惧让卑微者更加卑微
(高大的顺从者看起来更搞笑?)
J是一个正派人士
有时候严肃恰好是戏谑的中心

空座位被搬走
抗拒者C,友好者C
C在这里无数次被C指出
逻辑的荒谬在此成立

一定有更深的海水
一直淹没我


3 食欲or烦躁

饥饿的人在梦中画饼
人们在早上接近存在
和自己的对立面握手言和
或者决一胜负
说不出来的就大喊
而生活沉默
怀揣麦子的人耕耘她的土地
用草灰
在梦里,画了一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