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很"邪"的人。真的, 我的第六感常常會有驚人的準確性, 好像今天, 當我在永樂街starbucks買咖啡時, 忽然想起了「公平棧」的佩鳳。 她仍在「綠色和平」時, 我們一起做了一場難忘的"人山人海擁抱綠色和平音樂會", 很久沒見了。心正在想著: 不如待會找找她....然後我拿著那杯拿鐵, 推門離開準備回公司; 不到15秒, 馬上看見佩鳳迎面而來, 我嚇得一手把她從馬路中心拉了過來, 馬上寒暄一番!!

對上次很準的第六感, 是06年我的毛毛在愛協留醫, 當時我忙著at17演唱會的事原本沒有時間去看牠; 忽然, 有一個被掏空的感覺突如奇來, 因為這感覺我把手頭上的工作馬上丟下去了看牠, 當晚牠就在愛協去世了。

還有很多很多的經歷, 都太神奇了。

現在, 我心裡還有一個很強的第六感, 但我不想說出來。說了便不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