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討厭這些不涼不熱的陰濕天氣, 讓人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心情也納悶起來....這幾天似乎都沒有睡好惡夢又一個接一個, 頸梗膊痛不在話下, 讓天生是黑面神的我更是讓人感到難以接近,天知道有時我即使只是沒事呆著也像冰封千年的女魔頭一樣, 真是人見人怕。

對於我的忽然面黑和沉默,通常沒有幾個人會敢問源由,除了我的孿朋友可能會二話不說給我一個體貼的抱抱外, 所有直人朋友一般都只會選擇"當時運高睇唔到"....或許不是他/她們不關心,可能是因為香港人   (or香港直人)習慣冷漠待人, 又或是不善溝通的原因吧。她/他們即使關心, 但也總是不聞不問不瞅不睬的。

我的直人朋友裡面,我想要數這個小子最為敏感,他是一個我新認識的朋友,可能是新朋友唔識個"死"字點寫,他總是表現得一點也不怕我會吃人的樣子;今天這新朋友仔問我: 你還好嗎? 看來心情不好啊。我笑, 問他: 我們才見面第一分鐘你就可以看出來了,真是慘了~~ 然後他笑笑, 之後就陪我一直沉默,間中攝位攪gag, 雖然心情不佳, 但我也被他逗得笑了幾次...這小子當然是典型香港直人,但待人很體貼細心,我曾經懷疑過他這麼敏感細心一定是個孿的,但他對朋友的體貼似乎是很單純而直接的;有時他讓我感到很貼心的原因是從不把我表面的"惡形惡相"當過是一回事,讓我總是暗自對他心存感激。

或者人與人之間總是有一點不能解釋的無形連線牽引著,但無論如何,九十磅鐵男,謝謝你的沒問原由的體貼和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