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的時候,幫編輯妹子去掃蕩文廟。其實我到的時候大家都掃完了。一群人在只有幼兒、小學生中學生出沒的啃寂寂很美追求的翻閲小黃書。美其名曰:與目標讀者群親密接觸。接下來開始隨意逛逛,我到的時候書市已經關門,只好去扭蛋手辦店,很鬱悶的轉出一只最討厭的骸,扭蛋什麽的最討厭了。
然後就意興懶散的隨便亂逛,期間在文廟門口的常駐舊書店看到一本古老的內部版《愛的饑渴》,3塊錢就下手了=。=之後就跟某狐妹子吃飯去了,聊了很久攪基小說,突然發現好像有什麼要做的事情沒有做。看看手機已經快9點半了,突然才想起來萬能的表演9點開始=。=匆匆跟妹子告別,趕往芷江,幸好通常演出都會晚點,到的時候還是膠殼樂隊的部分。人也不是很多,兩三百個不知道有沒有。不過我覺得這也是預料中的。
膠殼樂隊,不熟悉,聽大叔說鼓手是S1的?!他們的開場我沒有看到,不過聽說很2,主唱一開口就說:“歡迎大家來到育音堂。”
靠,我真想看看當時的情景到底有多囧啊,錯過了。膠殼還是挺可愛的一個樂隊嘛233。不過音樂風格不算很感冒。那麼就直接跳到萬能青年旅店吧。
大約在膠殼演了1個小時後,大叔們三三兩兩的上場調音了。我真不想說他們是廢柴呀,可是從96年成立樂隊前身,到現在一共才出了10首都不到的歌,一張錄音室專輯都沒有,雖然說終於要錄歌了要錄歌了但是到現在仍舊沒有下文。2010年第一次來上海,我都有點想淚流滿面,但是他們還是好的。擊中了同樣是廢柴的我(跪。
哎,大叔們的演出很賣力,現場的效果也算不錯,但是因為歌太少的緣故,就算唱了兩遍《秦皇島》,翻了一首大門的歌,安可返場了一首純音樂還是只能撐足1個多小時。最後主唱還很無奈的說:“該唱的都唱了,我們沒歌了。”
好吧,不過看了現場,也算圓滿,現在就等出張專輯,買回家去了。

哎,愉快的人啊
和你們一樣
我只是被誘捕的傻鳥
不停歌唱

哎,悲傷的人啊
和你們一樣
我只是被灌醉的小丑
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