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连续两天看了同一出戏,话剧《向上走,向下走》。初看,好!再看,还是好!

好在哪儿?我不懂戏剧,说不出多么艰深的理论来。我就是觉得这么冷的天儿,跑到北京人艺小剧场,跟着它大笑一场,然后再痛快哭一回,真是不虚此行。

整部戏其实很小,本来也是一部小剧场话剧。故事呢,我就是罗嗦着说,也不会超过几行:在京打工的保安做梦都想把老家的准媳妇娶进门,可惜夜长梦多,三年没见,好不容易准媳妇来了北京,得到的却是分手的噩耗。还好,绝处逢生,保安阴差阳错地博得了小区保姆的芳心。

可就是这么个小故事,却活生生出了彩儿。三个保安性格各异,在社会底层挣扎,彼此照应,颇有肝胆相照的意味,决不比令人眩目的所谓“大人物”逊色。小保姆以颇为夸张的台词和形体凸显了其外表泼辣、内心柔软的性格特征。在现场赢得掌声最多的则是被称为“大师”的卖唱歌手,借由这个角色的串接,音乐的巧妙运用成为这部戏的华彩之一。至于整个故事的铺陈则十分流畅,反正我是没看出拖泥带水的痕迹。

表面看,《向上走,向下走》是一部喜剧,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笑料迭起,笑声不断。我并没觉得那些笑点像某些媒体说的那么“冷”,大都脱胎于各式各样的段子。但就是这些模式上并不稀奇的段子,和剧情与角色这么一粘合,就粘合出了层出不穷的喜剧效果,你不仅不会觉得恶俗,恰恰相反,这些小段子发挥了巨大的能量,对戏剧冲突的形成和人物性格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我就不举例说明这些精妙的喜剧效果是如何铺展开来的,我也在网上看到了诸如“《向上走,向下走》精彩台词”之类的文章,可单看这些文字,根本没法体会这些台词怎么就让我在看戏时跟着剧情一起傻笑,然后拍着大腿连连赞叹:“真他妈牛逼!”

可是,别误会,我觉得《向上走,向下走》压根儿不是喜剧,它和那些玷污剧场艺术的哗众取宠的所谓“恶搞”之作完全不是一回事。在让你开心大笑的同时,它会接连不断带给你许多小感动。直到最后一场戏,小保姆带着自己煮的饺子去探望刚刚丢了媳妇、又进了拘留所的保安。(这里,演员的处理非常值得注意,等候保安出现时,她晃动着饭盒,我想她是为了不让饭盒里的饺子坨了吧,类似细节上的精彩之处在这部戏里还有很多,恕不一一列举,你自己去体验吧。)为了博得心上人的一笑,小保姆使出浑身解数讲了一个又一个笑话,带着这个角色特有的夸张。笑话讲到猪八戒与孙悟空这里,《大话西游》的经典插曲作为背景音乐响起,小保姆上窜下跳,开始了象征意味的舞蹈,同时,舞台另一侧,保安面目表情富有层次感的丰富变化终于让这部戏达到了高潮。

在第一次看这部戏时,看到这段儿,我就一直盯着保安的脸,由愁容到抽搐,最后拿起饭盒安详地吃起饺子,实在令人动容。

image

扮演保安的演员是左腾云,也就是《士兵突击》里的白铁军,小保姆的扮演者叫于莎莎,他们演得都挺精彩。左腾云自然不必多说,他那张脸就充满了喜剧效果,拿捏保安这个小人物的性格特征也颇为准确。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于莎莎,且不说夸张的形体语言有着多么大的挑战性,单轮这个角色台词方面的几处“灌口”,对这样一位年轻的女演员来说,绝非一件易事。当然,这部戏的其他角色也都各有可圈可点之处,唯一让我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山丹丹》的歌声响起时,老家准媳妇的那段舞蹈略显单薄。

还有舞台,这个必须得提一下,小剧场的舞台空间本来就不大,但这部戏却尽最大限度调动了舞台元素,让小舞台的有限空间得到了拓展。

我不懂戏剧,也只能凭直觉说点自己的观感。但我想强调一点,这是我这些年来看到的最好看的小剧场话剧。

据说,这部戏的主创都是八零后,其中一部分甚至是八五后。这几天,我的msn签名于是改成了“向八五后致敬”,其实,靠谱的事都是由靠谱的人做出来的,并不分代与届,但当我听说这部戏的制作人李家讴只有22岁时,我还是吓了一跳。当然,作为戏剧灵魂人物的导演也不可忽视,《向上走,向下走》的导演叫李樑,也就是《士兵突击》里的马小帅。

有一点让我颇为惭愧,昨天和今天看的两场,我都是蹭票看的。实话说,在台下看的时候,我心里挺不踏实的。我们对艺术创造者应该抱有尊敬,而尊敬的方式之一就是天经地义地买票看戏。从排练到每晚演出,无论脑力、体力还是精力,这些演员的付出都是巨大的,完全对得起我们钱包里的那点银子。

1月27日是《向上走,向下走》这轮演出的最后一场,在此之前,我铁定还得再去看N次,为了让自己踏实,我要买票去看。有愿意和我同去的,跟我联系——男士,AA制;女士,我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