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于漪老师的课《荔枝蜜》,不由得查了相应的资料,发现此文。转过来。学习。

听于漪老师谈写作
——《“光明乳业杯”首届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颁奖大会》侧记
徐兆云

一脸祥和,衣饰朴素,于漪老师坐在大会主席台中央。从外表细察可以发现,她的确老去许多。然而七十多岁的人,依然思维敏捷。我想,该是胸中怀有一颗红亮的心,于是这位前辈教育家永远地精神矍铄。
许多年前听过于老师的课,那种自然流畅的语音、不饰夸张的神情,仿佛舒缓流淌的一条河,在不知不觉中,曾把我导入诗画一般的意境。现在她坐着,安定、平和,脸上隐现着微笑,仿佛多少年来没有改变过模样,我于是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主席台的长桌上,照例放了几个话筒。权威人士和有关领导地位的象征,他们无需像普通发言者一样走到台前一角的发言席上站着说话,但是,几位领导还是走到发言席上作了讲演。当主持人走到主席台前,请于漪老师就在座位上发言时,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看得出来,于老师婉谢了特殊的待遇,她站起了身子。这让工作人员感到不安。大概是为了表示对于特级语文教育家的敬意,于老师左右座的两位领导也在劝说,但她还是走到台角的发言席上,站着与孩子们交流。
她的第一句话,便令我深深敬佩,因为她说:“感谢这次大会,给了我和同学们切磋交流的机会。”就这样一句亲切的话语,她就把自己放在和孩子们平等对话的地位上,如此朴素。在这飞扬跋扈、追名逐利的时代,我看到了一颗纯真的心。
当她说到负责阅卷的梁老师去看望她的时候,她告诉大家,梁老师的神情特别兴奋。她说,当梁老师告诉我“读着孩子们真情实感的文章,不禁两次流下了眼泪” 时,我也为此而激动。于老师因此把这次大会归结为四喜临门。
她说:第一个喜,是为获奖的同学而高兴。你们获得了好成绩,是因为你们对社会的关注,对母语的热爱,是你们坚持写作的努力结果。第二个喜,是为阅卷老师而高兴。做老师的都有共同的心情,每当看到好的作文,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孩子们的成就,是对辛苦工作的回报,是老师们的辛苦获得。第三个喜,是为了这次作文大赛的组织者。70家学生报刊,拥有三千多万读者,有一千多万参赛同学,可见健康读物在青少年中间的影响力。第四个喜,是光明乳业积极参与青少年活动,社会力量关注孩子们道德成长令人欣喜。牛奶是滋养人的,但这次活动绝对高于牛奶的滋养,因为这是精神的滋养。
而我听到上述四种祝贺时,我的心里也翻起波澜,大学刚毕业时的一些情景,就在时光的那一头浮现出来。我当时在前辈专家带领下,有幸多次聆听于漪老师、钱梦龙老师的课。我于是发现,语文是语言的训练,更是思维的体操。我发现,在一个优秀教师的引导下,人的想象力、审美力和创造力,竟可以发挥到怎样的极致!我发现,母语学习开发了生活的宝藏,她把我们的学习同自然万象和人们的生活联结起来,把过去和未来联结起来,如此美好,使人快乐!
我回忆起于漪老师上的《荔枝蜜》。虽然《荔枝蜜》蒙上了那个时代特有的政治色彩,但于漪老师却让我打开审美的眼睛。疗养院周围的荔枝林,一重又一重,在白昼与夜晚,幻化出无穷美的意境,如诗如画,令人沉醉。原来,生活如此鲜活,生活的细节,那一枝一叶,有许多美的感受,有待我们去体验,去感悟,并且去表述。
大会签到时,我在礼堂门厅里遇见于老师。我告诉她,二十年前的《荔枝蜜》至今还记得,她曾经用一支粉笔划出了荔枝树林一重又一重小山似的幻象。于老师淡淡一笑,然而笑得很真。我想,她应该感到高兴,因为早在那个时代,她已经很有意识的脱离了纯粹政治的束缚,把细致的观察、美好的体验与情感注入了年轻一代的心中。她心里知道自己作了什么,怎样做的,但她从来没有说过。这就是于漪老师的风格,她的品格。
对于参赛稿件的评价,于漪老师说:同学们这次写的,首先都是自己所思所感,是真实的。“真”,是文章的本质。真善美中,“真”是根本。比如刚才有同学演讲的《寻找自己》,便告诉我们寻找“真我”很不容易。事实上,现在的孩子给自己定位很不容易,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其次是同学们的文字都很漂亮,也让我感到惊喜。
于漪老师于是提及某一次中文写作竞赛,一等奖是中国的,二等奖却是外国人获奖。她感叹说,这让我深感悲哀。但她接着又说,同学们这次参赛的文字很漂亮,可见同学们对母语的真挚感情,是同学们所蕴含的对祖国的感情。
我因此又一次看到于老师的殷切之情,赤子之情,她在呼吁!我想,这种感情,流动在我们心底深处,是每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公民立人之本呵!当我们热衷外语的时候,当我们留学海外的时候,千万请记住我们的母语,留住我们的根。
于老师说,我要和同学们探讨两个问题。一是写作从小学开始差距就很大,会写的同学,充满了青春气息,这是好的现象。但也看到各类作文比赛,我们写作有定语从句,中国语言写作为什么有外国语句?看来偶像对我们影响很大。我想还是要有个性。有些同学的写作,封闭在“小我”之中,自怨自艾较多。少年时期就历经着沧桑看破红尘,还未成年怎么就看破红尘?
她举例说道,这让我想起曾经接待过的一个外国代表团,其中有个和尚,他非常热衷于社会事务,关心民众疾苦。和尚出世又入世,这告诉我们要学会两个眼睛看世界。这个世界有真善美,也有假丑恶,但是好人好事多得很啊。要两个眼睛看,千万不能看破红尘,看破红尘怎么热爱生活啊!我们运用文字去写作,是为了中华的振兴,并不是为了个人的自怨自艾。古人就有衙斋卧听萧萧竹,一枝一叶总关情,我们总该比古人更进步吧。曾经有人假设,上帝死了会怎么样?我想有人会认为,上帝死了可以胡作非为。但更有人会认为,如果上帝死了,我们现在应该加倍努力去承担社会责任。
于老师说,也是刚才同学的讲演,我听了很感动。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看问题竟如此深刻,真是大有希望。因此,我们既要有“小我”,也要有“大我”。比如雨果这样的一个浪漫主义诗人,竟有如此伟大的小说成就,如此敏锐的社会观察力,他的心中绝对不是只有自我,他悲天悯人,关怀世俗的生活。中学生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感,要写大气的热情的,不要小女人老女人的“小我”,不要小美女老美女的“小我”。
其次,要观察事物,体验生活。材料是文章的质地,必须仔细观察,敏锐地看事物,才会有具体扎实的内容。不能只有一点点材料,便大段大段自我抒情。没有具体材料,写出来的文章就空洞无物,就缺乏个性。现在,流行歌曲很能打动人,因为它张扬了个性,比如韩红就是韩红,腾格尔就是腾格尔。周杰伦唱歌像念经,人们却喜欢他,因为他独特,别人学不会!又例如托尔斯泰作品中安娜·卡列妮娜之美,除有一般美女的特征,有一般美丽的眼睛、同样美丽的鼻子和美丽的嘴,但这绝不是安娜·卡列妮娜。安娜·卡列妮娜的美丽是她自己独有的。其实她的形象中除有一般美女的特征之外,更重要的是有普希金的神情,有那种形象那种气质,所以独特,给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所以,要写好,先要读好,读书,读生活。苍吉造字有天雨说,为什么?因为他造字,标志着人类进入文明。人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动物,因为人有思想,所以要读书。还要锻炼自己的观察能力。生活是书,作家离开生活便没有活力。要对生活充满感情,走向生活,投入生活。对生活要带着感恩之情,感恩社会,感恩学校,感恩家长,这样才会对生活做出细致的观察。这样,语言不会飘浮。要扎扎实实。
听着于漪老师娓娓而谈,我突然觉得读书和写作,包括对于生活的体验,都具有魔术一般的性质。如果我们真正了解了生活,生活便回报给我们绚丽多彩,内心的感受便充满诗性,拥有安适或喜悦。今天,颁奖会场设在向明中学礼堂,原计划八百余人的一次会议,然而一千二百余座的会场却被听众挤得满满的,这便是一个事实证明。原来,对于祖国语言的热爱,对于中文写作的关注,对于社会和个体心灵的关爱,对于青少年道德教育,对于有团中央牵头的、以“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为主旋律的作文大赛,牵动了多少人的心啊!而于漪老师话音刚落,全场响起长久的掌声,更是透露了我们社会对青少年写作普遍关注的信息,透露了我们社会对于未来一代殷切的希望。

2005/1/22稿
http://club.news.sohu.com/read_elite.php?b=wordplay&a=624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