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每个人都会回归自己信仰的神的面前,——即便无神论者也总有个归处吧,如果非要想成个小木匣子也只好由得你。也许你会面临审判,也许你会被神褒奖,不过回头看看,一个人回家的路总是那么孤独。

所以,请尽量多做点好事,努力爱惜别人。

大家回家的路,都是一个人。

雨夜里一个人慢慢走回家。

上海的雨下起来经常是哗啦啦从天上倒下来,这样的夜里通常不会有太多路人。

经过一家门口挂着液晶屏的音像店,居然有四五个人站在夜雨里撑着伞静静围观。啊,在放MJ1996年历史巡回演唱会DVD啊。我应该猜到的,这时节这场合还能吸引陌生人在黑夜里默默聚拢的应该就只有MJ了吧。

说起MJ,你可以不喜欢,你可以很讨厌,但是每个人都无从回避。每个人都可以从肤色、声音、舞姿、政治、慈善、财务、性取向乃至整形手术的复杂程度找到话题来讨论这个人,你唯一无法做到的是漠视他的存在。就像我小时候第一次知道现场Live总会有人昏倒,就是从MJ演唱会录像反复渲染多少姑娘们从头顶被人潮抬出场外而得知的。

人人都可以引用MJ,所有讨论都可以牵涉到他充当某个Icon。Janet Jackson在BET颁奖礼上说,对于你们他是Icon,而对于我们,他是血肉至亲。他的家庭里到底有多少人真心爱他,我们无从得知,这一生多少人从他身上攫取过好处,更无从计算。

最终他只是一个人走了。默默地在一个平常的夜里,一个人回家。

蔡康永说,一切都会过去的,最终一切都会过去。他说得那么平淡又那么慈悲,让人在六月里觉得格外凄冷。

最终每个人都会回归自己信仰的神的面前,——即便无神论者也总有个归处吧,如果非要想成个小木匣子也只好由得你。也许你会面临审判,也许你会被神褒奖,不过回头看看,一个人回家的路总是那么孤独。

所以,请尽量多做点好事,努力爱惜别人。

大家回家的路,都是一个人。